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,开户送体验金

|今天是:鬼大爷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 >

半夜住宿遇女鬼

来源: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夏益波 发表时间:2017-11-17

    本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农村人,他们两个的名字很特别,其实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个人,张三和李四。
    这两个农村人靠下乡收药材为生,每天早出晚归,极其勤奋。
    话说这天,两个人的生意非常好,一直忙到深夜,才开始回家去,可是他们今天走出去的有些远,愣是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能走到家。
    天越来越黑了,在不知不觉当中忽然下起了雾,本来就很黑的晚上,现在竟然显得有些诡异了。
    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,心里自然有些发毛,所以便加快了脚步,都想赶快到家去。
    后来又走了一段路,二人忽然发现前面有灯光闪烁,走近一看才知道,原来是一户人家,于是张三就和李四商量,这天太黑了,而且还有白雾,在这种情况下走夜路挺渗人的,要不先在这户人家里借宿一晚上,等到明天天亮了在赶路。
    李四感觉张三说的在理,当下便点头答应。于是二人就大步向前,走过去敲响了那户人家的大门。
    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,年龄大概有七十岁左右,他手里拿着一根蜡烛,借着蜡烛的灯光,可以清楚的看到,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非常朴素的布衣,一头的白发,脸上的皱纹就和树皮一样。
    见开门的是一个老头子,张三立刻点头哈腰,笑脸说道:“大爷您好!”
    面对两个突然敲门的陌生人,这老头一脸的敌意,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李四和张三两个人,然后问道:“你们两个是……?”
    张三说:“哦大爷您好,是这样的,我们两个是做药材生意的,今天回家的有点晚了,怕走夜路不安全,所以想在你家住上一晚上,等到明天在赶路。”
    也许是因为,张三和李四两个人,对这个老头来说,事从未谋面的两个陌生人,又是在这深更半夜的,所以这老头对这二人有些戒备之心。老头听张三说完,直接连连摆手道:“不行不行,我家里没有空了住不下啦!趁现在还不是太晚,你们两个赶紧回家去吧。”
    老头说完之后就要关门,张三见状,急忙推门,说:“哎不不大爷,没有空了也没关系,只要留我俩呆一晚上也好,哪怕让我们俩在院子里躺一晚上就行,主要就是外面不安全,有一面墙都是好的啊。”
    张三说完,老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,张三见状,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些钱递给老头,说:“大爷你看,我们两个不白住,有钱你看看,够不够,不够的话我们这还有。”
    李四也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些钱递给老头,说:“对对大爷你看,我们有钱不白住,我们两个不进屋里,让我们两个在院子里躺一晚上就行。”
    老头看见了钱,顿时就有了改变主意的意思,不过他所表现的,还是有些犹豫不决,思考了片刻之后,才说:“其实我们家里还是有一间空房子的,就是不知道你们两个敢不敢住。”
    张三听老头说有房间,立刻就眉开眼笑了起来,说:“有房间就好啊,总比躺在院子里强,我们当然敢住了有什么不敢的啊。”
    老头说:“就在几天前,我女儿刚刚在那屋里上吊死了,昨天刚下葬,你们难道不害怕吗?”
    老头这么一说,这李四和张三两个人,心里还真有点瘆得慌,不过随即一想,也没什么好怕的,毕竟鬼怪之事只是听说过,并没有真正的见过,更何况这老头也在这住,都是在一个院子里,要是真的有鬼,难道她还能连她老爹也吓唬不成。
    想到这里,二人便放下心来,当下对老头说道:“我们怕什么,怕个鬼啊,难道这世上还能真的有鬼不成啊,没事的我们可以住的。”
    老头说:“那好吧二位请进吧!”
    在老头的引领下,张三和李四进了院子里。刚走进院子里,突然就从里屋传来了一个老太婆的声音:“外面是谁在敲门呀?”突来的声音苍老而又刺耳,把张三和李四吓了一大跳。
    老头解释说:“那是我老伴,我女儿昨天刚下葬,她就突然大病了一场,现在连床都下不了。”老头说完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 张三和李四看老头挺可怜的,就多给了他一些钱,老头连声道谢,说今天是遇到好人了。后来老头就带着张三和李四,进了他女儿生前住的那间屋子。
    这间屋子里的摆设很是简陋,只有一张桌子,四个板凳,外加一张床。不过桌子上还有很多女人用的东西,老头说:“这些都是我女儿生前用的东西,还没有收拾走呢。”
    李四和张三两个人噢了一声,都没有在说话。接着老头又指着梁头上悬着的一根绳子,说道:“我女儿就是在这里吊死的,当时她的舌头伸的很长很长,眼睛瞪得也很大很大,我和她妈妈发现她的时候,她都硬了。”老头说着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    李四和张三两个人感觉有些不自在,就劝了几句老头。老头擦擦眼泪说:“不好意思啊二位,我有些失态了,我去拿床被子二位就先休息吧。”
    说完之后就去拿来了一床被子,说道:“你们就睡我女儿生前睡得这张床吧,这张床不算小,她生前喜欢睡大床,所以我就给她打做了一张大床。”
    李四和张三道过谢之后,老头就出去了。老头出去了之后,张三问李四:“李四,这屋里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,你害不害怕。”
    李四说:“说真的挺渗人的,如果他不给咱们说的话还好,谁知道他竟然给咱们说了还,你说是不是故意吓唬咱们呢。”
    张三说:“不知道,我想应该没啥事吧。”
    李四说:“应该没啥事,世上哪有鬼,要是真有鬼的话,那么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鬼了。”
    张三说:“为什么?”
    李四说:“你想想啊,这个世界上一天下来得死多少人啊,要是死了就变成鬼的话,那还得了啊。”
    张三点点头,说:“说的有道理。”
    李四捂着嘴巴,打了一个哈哈,然后开始脱衣服,一边脱衣服,一边说:“行了时候不早了,赶紧休息吧,明天还得回家呢。”
    张三也没有在说什么,等到二人脱去了衣服以后,便一起挤在了那张不算多小的床上。刚躺倒床上,张三就问李四:“李四,你有没有问道一股香味?”

    李四嗅了嗅鼻子,说:“什么香味?我怎么没闻着。”
    张三捂着嘴巴,坏笑一声,说:“女人的香味。”
    李四切了一声,说:“你个老p眼,老不正经的,连死人的玩笑你都敢开,当心那老头的女儿晚上来找你。”
    张三哈哈大笑,说:“你都不怕我怕个球,反正咱俩躺在一起呢,她要是真来找我了,咱俩一块哇哇大叫。”
    李四说:“得了别凯了,我困了睡了。”说完之后,闭上了眼睛,开始睡觉。
    张三见李四睡了,也就不说话了,拍着嘴巴,打了一个哈哈,然后伸了一个懒腰,熄了床头灯,闭上了眼睛,开始睡觉了。
  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两个人的呼吸声,越来越沉重,也许是因为太累了的原因,没多大一会儿,呼噜声便响了起来,不过这呼噜声传自一个人,李四睡觉比较安静,特别是张三,那呼噜声堪比雷声轰隆,不过李四身体由于太过疲惫,所以张三的呼噜声并未干扰到他的睡眠。
    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,只感觉天昏地暗一样,意识迷迷糊糊,突然张三感觉到一阵尿意袭来,但是由于睡得太舒服,他宁愿憋着,也不愿起身,可是这尿意却越来越强烈,感觉快要撑炸了小腹一样,后来是在憋不住了,张三也就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,极其不情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    恐怕惊醒睡梦中的李四,他也就没有点灯,直接抹黑下了床,穿上了鞋子,准备去开屋门撒尿。可是当他走到屋中间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,就像是一个人用手指头戳了一下他的肩膀,然后又迅速的把手指头给缩回去了一样,不过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张三,并没有在意这个感觉,他直径走到门前,打开了门,然后走了出去。
    农村人没有那么多讲究,就像在自己家一样,他来到了院子里,直接走到西北墙角就撒起尿来。
    完事之后,抖了抖老二,哆嗦了一下身子,然后打了一个哈哈,转身便向屋里走去。
   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之前漆黑无比,还有雾气的夜空,不知在何时,突然出现了月亮,月光也很亮,虽然是晚上,但是借助月光,可以依稀的看到院子里的事物。
    刚来到屋门前的时候,张三突然就站在了门口,睡意也全都没有了,因为他突然间想到,就在几天前,那老头的女儿,就是在这间屋子里上吊死的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感觉到有些害怕,转身看看自己的周围,四周静悄悄的,什么也没有,也许是由于太过安静了,竟然让张三更加害怕起来。
    张三又扭头朝屋里看去,借着从门口射进屋里的月光,他可以清楚的看到,吊在梁头上的那根绳子。那根绳子是那老头女儿上吊用的,此时它正在张三的眼睛里,左右慢慢的摇晃着。
    看见左右慢慢摇晃的绳子,张三感觉有些奇怪,这现在虽然是晚上,但是并没有风,就算是有风,它也没有吹到屋里,那根绳子怎么会自己动?又突然想到,刚才自己起床撒尿的时候,刚走到屋中间,自己的肩膀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碰了一下。
    张三刚想到这里,突然就在他的脑海里,闪过了一副非常恐怖的画面:那根绳子之所以会自己动,因为上面正挂着一个女人,她的脸色苍白,瞪着大大的眼睛,伸着长长的舌头。她的身体在微微摇晃,所以绳子也跟着动了起来。刚才自己起床撒尿,刚走到屋中间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肩膀,那正是被吊着的那女人的脚尖。
    脑海里这幅恐怖的画面刚刚闪过,张三就被吓得“哎呀”一声尖叫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满头的大汗,呼呼的喘息着粗气。
    当他再去看梁头上那根绳子的时候,发现什么也没有,只有一根孤零零的绳子,在那悬吊着,轻轻的摇晃着。
    张三啪啪两下,扇自己两个巴掌,让自己清醒一下,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心说:胡思乱想什么,真是自己吓唬自己。站起身来拍拍屁股,然后走进了屋里,关上了门。
    原以为自己的叫喊声,会把熟睡中的李四给惊醒,但是却没有想到,李四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,完完全全没有被干扰到。张三摇头苦笑,心说这家伙,别看睡觉挺安静,也不打呼噜,真没想到睡起来却是这么的死。
    正所谓是无尿一身轻,本来就在熟睡中的张三,被尿给弄醒,现在尿完了尿,感觉浑身爽歪歪,睡意又一阵阵的袭来。
    伸了一个懒腰,张三便脱掉了鞋子,重新躺回了床上。
   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,就在他刚想闭眼的时候,突然就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:“这是我的床,快还给我……”说话声就和空灵一样,语速缓慢而又清晰。
    张三吓了一跳,猛得睁开了眼睛,一下子做了起来:“谁?”
    没有人回答!
    屋里没有点灯,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    过了片刻之后!还是没有人回答!
    此时的张三,又是一头的大汗!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推了推睡在旁边的李四,想问问他有没有听见,但是他却发现,李四还是睡的那么死,怎么推就是不醒。

    最后干脆不退了,使劲的甩了甩脑袋,让自己清醒一点,然后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仔细的听着整个屋里的动静。
    过了一会儿,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出现,张三又是摇头苦笑,心说是自己太累了,产生了幻觉,听错了,又或者是自己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,毕竟这间屋子里前几天刚上吊死过一个女人,自己睡在这间死过人的屋子里,做噩梦那是正常的,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了。
    自己在心里给了自己安慰之后,感觉好了很多,又一下子躺在了床上,准备继续呼呼大睡。
    然而恐怖并没有停止,还在继续发生,就像刚才一样,他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,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,又从漆黑中传了过来:“你听见了没有,把我的床还给我,不然我就掐死你。”
    张三又猛得一下子坐了起来,大声问:“谁?”
    没有人回答!
    这次他确定了,没有听错,不是幻觉,更不是做梦,而是真的有人说话,在这间屋子里,不止他和李四两个人,还有第三个。
    张三吓坏了,急忙推李四,但是他使进全身的力气,又是捏又是掐的,就是推不醒李四,最后他又放弃了。
   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这是我的床,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”张三听着这声音,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,就好像说话的那个女人,正一边说着话,一边朝床这边走过来。
    张三再也忍不住,“妈呀”一声尖叫,顺手抓起枕头下面的火柴,开始点床头灯。
    但是由于太过惊恐,双手颤抖,擦了好几根火柴,愣是没有把床头灯点着。
    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还在继续着:“还给我,还给我,把我的床还给我!”一直继续着,一直继续着。
    越来越近,感觉就在自己面前一样,看来漆黑中的那个女人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了。
    张三快要吓哭了,说来也巧,刚才废了好大的劲,怎么也点不着的床头灯,突然就被最后一根火柴点着了,整个屋子里瞬间就被灯光袭满。
    奇怪的是,灯刚被点着,那个说话的声音突然消失,整个屋子里什么也没有,非常的安静。
    梁头上的那根绳子,还在慢慢的摇晃着。
    张三楞住了,原以为点着灯之后,他会看到一个伸着长舌头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,但是却没有。
    他挠了挠脑袋,下了床,穿上了鞋子,悄悄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然后他又悄悄的走到了门口,打开了门,探出脑袋,左右看了看,什么也没有。缩回了脑袋,关上了门,满是疑惑的挠了挠脑袋,转身准备回床上,可是就在他刚把身子传过来,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,披头散发,脸色苍白,鸡蛋一样大的眼睛正留着血,张着碗口一样大的嘴巴,伸出长长的舌头,嘴巴里的血液顺着舌头,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。
    张三看到这恐怖的一张脸,只惊恐的瞪大的眼睛,还没来得及尖叫,那女人就突然伸出双臂,一把掐住了张三的脖子。
    刚才没来得及尖叫的张三,现在却是来得及了,不过由于脖子被死死的掐住,已经叫不出声了。现在的他,被掐得喘不过气来,和那女人一样,张着大嘴巴,伸着舌头,呜呜呜的叫不出声来,双手使劲的掰着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。
    那女人又开口了,她恶狠狠的说:“你们睡了我的床,就要下来陪我,我要睡你们,哈哈!”她说话的时候,长长的舌头动,嘴巴却不动,说完之后,用那长长的舌头,舔了舔张三的脸。
    张三把活命的希望,放在了正在熟睡中的李四身上,他斜着眼睛,朝李四那边看了看,发现李四这家伙还在睡着,身体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压根就没有动过,仿佛早已经死了一般。
    张三的脸上,漏出了绝望的神色,慢慢的,他的眼睛开始往上翻,最后黑眼珠不见了,整个眼洞里,只剩下了白眼珠,身体也软了,就像一块肉一样,估计要不是女人的手,在他的脖子上掐着,他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。
    女人知道,这个人已经死了,她也就送开了双手,果不其然,她的手刚松开,张三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在了地上。然而就在此时,耳边突然传来“哐当”一声响,女人闻声,转头看去,只见刚才还在床上熟睡的那个人,不知何时已经醒了,他一头撞开了窗户,跳窗户逃跑了。
    女鬼见状,顿时大怒,迎头对天,狂吼一声,一步飞起,跳过窗户,便追了上去。
    跳窗户的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一直都在熟睡中的李四,原来他一直都在装睡,就在张三去撒尿的时候,他就已经醒了过来,见张三去撒尿,突然自己也有一阵尿意袭来,于是他也准备起身去撒尿,可是就在他正准备起身的时候,忽然间在漆黑中看到,在房屋的正中间,正挂着一个人。屋里虽然很黑,只能看到一个黑影,但是李四也看清楚了,那是一个女人,她所吊挂的位置,正是老头女儿上吊的位置。此时她就左右轻轻的摇晃着,张三走到她脚下的时候,她的脚尖忽然碰了一下张三的肩膀,不过张三好像并没有感觉到,而是直径走到了门口,打开了门,走了出去。
    李四看到这里,张大了嘴巴,吓得差点叫出声,一下子捂住了嘴巴,尿意也没有了,又躺回了床上,把脸埋在被子里,装作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,继续呼呼大睡。
    过了一会儿之后,李四听到了脚步声,知道是张三撒尿回来了,可是紧接着,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,那是张三叫的,李四不知道张三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,他也不想知道,继续装作呼呼大睡,其实心里早就后悔几百遍了,早知道不住这间房间了。
    接下来他又听到张三关上了门,然后走到了床边,上了床,躺了下来。心说这什么事也没有,那张三刚才为什么尖叫了一声?难道是自己听错了?张三并没有尖叫?
    刚想到这里的时候,李四突然就听到,从漆黑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这是我的床,快还给我……”紧接着又传来了张三的惊呼声:“谁?”
    李四知道闹鬼了,在心里叫苦,然后又感觉到张三在推他,可他就是装作睡觉,愣是不敢睁开眼睛。
    接下来那女人说话的声音,又传来了好几次,张三又开始推他,不但推他,还捏他掐他,疼的他咬牙切齿,可他还是忍着痛,装睡不醒。最后张三不推他了,他听到张三尖叫了一声,又感觉到张三慌里慌张的打开了床头灯,下了床,在房间里走了一圈,然后打开了门,又关上了门。突然又听到嗯嗯嗯嗯的声音,就像是一个人想要呼喊,脖子被人卡主,愣是发不出来声音一样。
    李四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想看看怎么回事,刚把眼睛睁开,就看到了有生一来最恐怖的事情。
    他看到正有一个女鬼,在门口死死的掐着张三的脖子。李四看到这里,顿时就是一身冷汗,吓得又赶紧闭上了眼睛,在心里寻思千万遍,心说能不能逃掉不知道,但是不逃肯定是一个死。想到这里,他睁开了眼睛,四处巡视一遍,发现了一个窗户,顿时大喜,猛得纵身一跳,撞开了窗户,在地上滚了一下,然后爬起来就跑,嘴里还哇哇大叫着。
    原以为女鬼没有发现自己,可是当他回头一看,那女鬼正张牙舞爪的扑过来,李四吓得“妈呀”一声尖叫,又加快了脚步。
    奔出了一多里路之后,李四已经是精疲力尽了,满头的大汗,几乎快要断氧,突然腿脚一软,一下子摊到在地,已是绝望至极,心说:妈呀!这下我完蛋啦,爸爸妈妈,儿子不孝,不能为您二老送终了,要您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,最后孤独一生,儿子不孝,儿子不孝呀。恼的用拳头砸地。
    最后那女鬼追上了李四,掐住了他的脖子,把他给掐死了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半夜住宿遇女鬼
本文地址:/dp/49409.html
上一篇:真实撞鬼经历    下一篇:如果生命可以倒退十五分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