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,开户送体验金

|今天是:鬼大爷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民间故事 >

谁欠谁的债

来源:鬼大爷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dqm1966 发表时间:2017-09-12

    1
    养了二年的大白兔忽然染病身亡,如同失去了最亲近的朋友一样,小蝶哭得天翻地覆、昏天黑地,她每一颗泪珠都如同石子抛入水面一样激起程雨心海的漩涡,抱在程雨怀里的小白兔被当成能拯救小蝶的救星。
    “这是你送我的?好可爱的白兔。”小蝶一脸的惊讶,眉眼间的喜色尽显无遗。
    “别再为大白伤心了,让它好好陪着你。”程雨的话温柔的能滴出水来,看向小蝶的目光满是柔情。
    “二弟在啊,没影响你们什么吧?”程云从树后转出了身,一脸的猜疑和不屑。
    “瞧,这是我送你的风筝,喜欢不?”程云把一个云雀图案的风筝递向小蝶。
    小蝶缩回了接白兔的手,她的脸抹上了一丝红晕。
    程雨抱着怀中的白兔,怅然的转过了身,程云的一丝冷笑滑过冷傲的脸颊。
    这一年程云、程雨这对双生兄弟十五岁,小蝶十三岁。
    2
    小蝶刚过完十六岁生日,程老爷和程夫人就张罗着程云和小蝶的婚事,整个程家布置的里外一新,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。小蝶独自坐在闺房,毫无表情的俏脸与即将新婚的喜悦格格不入,她默默的望着镜中的自己,“一个贫民的女儿走入大户人家,身后聚集着多少人羡慕的目光,为什么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?回报程家的养育之恩就是与大公子成亲,这是程家二老说定的事,自己为什么还会心痛?”心中想的入神,一滴滴清泪止不住从苍白的脸颊滴落。
    门前路过的程云看到小蝶落寞的背影,心中的无名火腾的就烧到了眉头,“你个小丫头还心有不甘,是吗?难道我堂堂程家大公子还委屈了你不成?”
    “小蝶不敢,我能嫁给你程家大公子,是我的福气。”小蝶赶紧擦去泪水,明明是一副很认真的回答,程云的感觉不亚于火上浇油。
    他一把拽起坐着的小蝶,小蝶脖子上一根细细的红线映入眼帘,程云不容分说伸手拽出来,那是一块温润的心形玉坠,是小蝶十岁生日时程雨送给她的礼物。
    程云满眼喷着火一样,玉坠在他全力的踩踏下碎成一片片,就如同小蝶的心。
    3
    婚礼如期举行,贺喜的人熙熙攘攘,新郎挨着桌的敬酒,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。
    喜悦的气氛无法让程雨内心清静,他捧着酒坛子大口的灌着自己,醉意弥漫而来。
    人来人往中谁也没有注意到程雨的变化,鬼使神差一样,程雨悄悄的溜进了新房。大红盖头遮住了娇俏的新娘子,程雨满嘴酒气含混不清的说:“小蝶,你怎么就嫁给了哥哥?我喜欢了你九年,从你来到程家那天起,九年!”
    小蝶惊悚的扯下红盖头,“你怎么喝成这样?赶快出去,这是新房,你不可以进来的。”
    程雨痴痴的说:“我什么也不怕,没有你的日子,我怎么过?不活也罢,我不要你离开我。”
    不善言谈感情隐藏不露的程家二公子就这样不停的呢喃着、重复着,直到匍匐在地一醉不醒。
    门外传来踢踏的脚步声,是家人扶着喝高了的新郎向新房走来。
    小蝶瞬间思绪飞转,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把程雨拖到床后,落地的床帏遮挡住程雨的身躯。
    新郎带着满身的酒气进了新房。
    4
    大红盖头被程云一把扯起扔到床头,程云满嘴酒气的凑到小蝶眼前,一只手死死的捏着小蝶的下巴,小蝶的眼神落寞的飘向一旁,新郎官受到刺激一样涨红了脸。
    “我告诉你,就你个穷丫头,不要以为我很稀罕,要不是父母的安排,你以为我会看上你?”程云愤愤的说。
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不和老爷夫人说?你是在折磨我?”小蝶的眼里满是委屈。
    “哈哈,我不只要折磨你,我更见不得他幸福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的小心思,我就不让你们得逞!”程云的脸扭曲而决绝。
    这样狠绝的话语程云自己都吓着了,为什么自己这么冲动呢?自己不是明明不在乎小蝶这个丫头吗?
    小蝶失望的低下了头,她不想让程云看到她眼里的泪,她必须镇定,床后还有一个随时可能苏醒的炸弹,她不敢想象两兄弟在这个场合遇到会发生什么。
    小蝶的隐忍并没有熄灭程云的怒火,望着她可伶兮兮的样子,心底是说不出的一种滋味,就像有东西在啃噬自己的灵魂一样不得安生,他没用温柔和体贴去关心小碟,而是采取了自己特有的粗暴方式。
    他一把将小蝶推倒在床上,带着酒气的嘴不容分说的贴上来,手狠狠的撕扯着小蝶的衣服,嘴里还不停的吐着怨气:“我让你哭,你就这么委屈吗?我哪一点差,凭什么?”

    小蝶被程云的举动吓到了,她拼尽全力的挣扎,大声的呼喊,泪水决堤一样奔泻而出,衣袖里藏着的剪刀在拉扯的过程中掉到地上。
    程云看到剪刀的一瞬间就血红了双眼,他用力抽出的一个嘴巴让小蝶头晕目眩,这哪里是新房,分明就是强暴的现场,小蝶的呼声一点点弱下去,眼里的绝望蔓延全身。
    忽然,身后现出一个歪斜的影子,一把飞快的剪刀深深的扎入了程云的后背。
    5
    程老爷外出回家,带回来一个瘦弱枯干的小姑娘。
    她在集市上头插艾草卖身葬母,哭花的小脸煞是可怜,程老爷善心发作,替她安葬母亲后将其带回了家。
    七岁的小蝶就这样走进了程家的门。
    程家有两位双生公子,程云、程雨刚满九岁,小蝶成了两个公子的妹妹,由一个卖身葬母的穷丫头变成了程家的三小姐,其实她是程家为长子程云养的童养媳。
    程家两位公子虽是相貌相同的孪生兄弟,可是性格却大相径庭,长子程云犀利外向、性格刚烈,次子程雨宁静内敛、心思细腻,两个孩子从懂事起相亲相爱感情十分融洽,程家的老爷和夫人最忧心的就是二公子程雨身体一直不好,而且病体日渐羸弱。
    程老爷四处寻访高人名士,只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恢复健康,过正常人的生活。
    一位得道高僧给程家两个公子掐算后,得出了一个骇人的结论:“梁歪柱直、梁重柱垮、梁塌柱擎,梁柱不可同生。”
    就是说在程家长子如梁次子如柱,长子歪劣次子刚直,长子身体健康时次子就会被压垮,长子垮掉时次子自然就能挺起来,两个孩子互相克制,不可能同时生存在世间。
    程老爷跪地数日求解救之法,高僧无奈告知一方,只有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女子可压制程家长子的纯阳命格,如果有这样的女子朝夕相处,就会大大削弱两个公子相克的力量。成年后该女子只有和长子成亲,才能彻底改变程家梁柱的命运,如有偏差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   程老爷遍寻各地,历经数年,终于在儿子九岁时找到了七岁的小蝶,当时小蝶的妈妈一息尚存,程老爷背地里和小蝶妈妈达成了一致,答应一定待她如女,小蝶的妈妈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 小蝶并不知道程老爷的事,小小年纪的她在集市卖身葬母,被大发慈悲的程老爷遇到,这不是巧遇而是刻意。
    6
    小蝶到了程家,程老爷和夫人真的当做亲生女儿看,小蝶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天堂般的生活。
    说来真奇,小蝶来家后,程家二公子的病逐渐好起来,三个孩子无拘无束的在一起过了三个年头,期间经历的每件事都成了小蝶最美好的回忆。
    小蝶十岁生日后,程家老爷和夫人郑重的和小蝶谈了程家的安排,她是程云的未婚妻,不要再和程雨走动过多,待她十六岁后,就让他们成亲,这是程家对小蝶要报答养育之恩的唯一要求。
    看到小蝶目光中的游移,程老爷和程夫人都白了一张脸,他们以从来没有过的严厉呵斥了小蝶,让小蝶知道自己没有其他选择,如果自己有任何非分之想的话,程家父母不只是责难自己,还要给二公子最严厉的惩罚,就算是为了报答程家的养育之恩,自己终归是要死了这份心的。
    人的感情就像青春期的孩子一样叛逆,越想压制就越浓烈,似乎不断的斗争和抗拒才能体现感情的真挚和伟大,小蝶和程雨就是这样在四面楚歌的恶劣环境里加深了彼此的感情,只是都不愿意承认,也不愿意接受,更不想公开而已。
    程家长子程云在逐年的成长中全没了小时候的纯真善良,他就像长歪了的果一样,一发不可收拾,他对自己兄弟程雨用笑里藏刀这个词最为贴切,程雨的所有他都想剥夺。
    原本不爱小蝶的程云,看到程雨对小蝶专注而热烈的目光,他的内心有邪恶在滋长,他只有看到程雨痛苦的表情才觉得愉快,他要占有程雨的一切,他要用事实告诉程雨这个世界不需要程雨的存在。

    7
    大婚之日如同小蝶的追命令,她藏一剪刀在身想早点解决自己的生命,自己不能随心所欲的爱自己所爱,又不能背叛程家的父母之命,只有一死表明心志,结果是阴差阳错的上演了一出新戏。
    程云就倒在程雨和小蝶的面前,程雨的酒醒了大半,小蝶的心凉到了底。自己没有死却搭上了程家的两个兄弟,简直就是罪孽,无论如何不能让程家就此断了香火。
    “程雨,我出去自首,你要好好的生活下去,一定不要趟这趟浑水。”小蝶对着愣愣的程雨吩咐着。
    “不,绝不,我去自首,我不能让你担着罪名。”程雨态度坚定丝毫不含糊。
    “程雨,如果没有你,我还能活吗?”
    “小蝶,没有了你,我生不如死。”
    两个人想一起去自首,可想想后果,程家会就此没落,终究下不了这个决心。
    思来想去的两个人,最终做了一个瞒天过海的决定。
    8
    程家长子成婚后忽然不见了二公子,程家老爷和夫人心知肚明的也不想多提,心想儿子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,不久就会回来的。
    忽有一日,程云找到了程雨留下来的书信,告诉父母自己远走他乡不再回头,让父母和哥嫂好好过日子,就当这个儿子从没有来过世上,最后都是些祝福的话。
    程家的老爷和夫人双双大病一场,慢慢想开了,儿子离开也胜过早亡,心里也就逐渐放下了。
    程老爷把管家的大权交给了程云和小蝶,只想陪着老伴享几年清福,就盼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。
    小蝶发现程老爷近日很是奇怪,总是说自己做了噩梦,早早的就去了堂屋上香祷告,小蝶悬着一颗心,总是想探听一下公公到底梦到什么,便尾随着公公藏匿到堂屋的阴暗处。
    堂屋祖先牌位下面偷偷立着小蝶母亲的灵牌,小蝶顿时心生疑窦,听到公公一声声的对不起,小蝶心里布满了疑云,她趁公公叩首的瞬间,蹑手蹑脚移步到灵牌后面,装着自己母亲的声音开了口。
    “你对我家小蝶可好?”
    “好,很好,我们拿她如亲生女儿,你放心吧。我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的。”程老爷急急的解释着。
    小蝶思虑一阵后,觉得事有蹊跷,得动动脑筋才能知道真情。
    “你没有隐瞒我的事吗?和一个死人你没有必要说谎的,总是说谎的人,夜里如何安眠?你就不怕会噩梦连连吗?”小蝶妈妈鬼声鬼气的很是瘆人。
    程老爷的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    9
    程老爷把事情的原委都告知了“小蝶母亲”的鬼魂,他以为可以从此安心,岂不知种下了更多怨恨的种子。
    当年小蝶妈妈的病尚能医治,程老爷不但没有帮忙,还吩咐家人看住附近行医者不得给她治疗,终致小蝶妈妈病重而亡。
    小蝶至阴的命格只有遇到大悲之后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,只有发挥好至阴的作用,程家的两位公子才能同时存活,程老爷为了自己骨肉竟丧失了做人的良知和底线。
    小蝶十六年来第一次听到这么震撼的事情,在程家九年的时间,自己一直把程老爷当做大恩人,视程家二老为自己的父母。
    为了报答这份恩德,自己不仅牺牲了爱情,更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,可残忍的事实粉碎了这个温馨的梦,自己一直敬重爱戴的程老爷竟是间接杀害母亲的凶手,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讽刺,小蝶的眼里有异样的光在闪。
    五天后的一个傍晚,小蝶在程家的佣人中挑出来五个心腹留下,其余的佣人都被准假回家探亲。
    小蝶特意安排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一家人团团围坐餐桌旁,看似与平常一样的家宴,谁也不知道这竟是小蝶安排的与这个人世的告别宴。
    蒙汗药的药力还真的大,晚饭还没有吃完,程老爷、程夫人、程雨就都歪倒在桌子上。
    小蝶让佣人把程老爷送回了卧房,把程夫人和程雨则安置到马车里拉着去了离家很远的一处草屋。
    一切安置好后,小蝶给五个佣人发了遣散费,让五个人连夜离开了程家。
    程家大院一瞬间就变得空旷起来,小蝶往远处草屋的方向看了又看,举起火镰点燃了房间里的帷幔。
    微凉的夜风吹醒了程雨,头依然昏沉沉的,一睁眼,自己竟躺在一处草屋中,身旁的妈妈还沉浸在梦乡里。
    究竟怎么回事?头脑中存有的印象就是吃晚饭的情景。
    唤醒妈妈,两个人都是满腹狐疑。
    从草屋出来又拐了几个弯,开阔的视野中冲天的火焰红了半边天,正是自己家的方向。程雨的心坠落到冰窖里一样,飞速的奔着火场而去,妈妈踉跄的奔跑在他身后。
    浓烈的火焰和烟尘阻挡了人们的视线,噼里啪啦的倒塌声接连不断,程雨奔到火焰旁时,真真的听到人们的对话声。
    “真可惜,那个女人好像不想出来,刚着火时应该能跑出来的。”
    “就是,有人还听见女人说来世再见。真够傻的,哪里还有来世,一定是谁对不起她了,才会这样说,好可怜。”
    “唉,天下的恩怨情仇多了去了,谁也逃不过呀!”
    火越烧越旺,程雨飞身跃入火海,来不及找到小蝶的身影,就匍匐在大火的淫威之下。
    背后传来程夫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谁欠谁的债
本文地址:/gsh/minjian/49250.html
上一篇:三味饮剂    下一篇:吴百万绝户之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