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,开户送体验金

|今天是:鬼大爷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鬼故事 >

帮它解脱

来源: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淡抹 发表时间:2017-10-16

    它要找妹妹
    最近,寝室的姐妹们都在讨论学校附近那个闹鬼房子的传说。虽然她们说得邪乎其邪,可我就是不信。于是,众姐妹我和打赌,说我若敢在那个闹鬼的房子里住一晚,就给我一千块钱。
    我觉得这钱太好赚了,便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    于是,在众姐妹的一翻筹划下,我于今晚走进了这个闹鬼的房子里。
    我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儿,没发现什么异常,便去卧室里看书。看着看着,我突然听到一阵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。我顺着声音看过去,发现离床不远的地板迅速地破裂开来,一个“人”从裂缝中摇晃着身体钻了出来。
    那个“人”整个脑袋都被挤爆了,上面布满横七竖八的裂缝,血和脑浆顺着裂缝流出来,将一头长发染成了红白相间的颜色。它浑身的骨头像是都断了,不少断骨刺穿皮肤裸露出来,四肢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。
    原来这里真的有鬼!我顿时吓得直冒冷汗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    这时,那个女鬼扑过来抱住了我,怪腔怪调地嘁道:“妹妹,妹妹……”
    “我不是你妹妹,快放开我!”我急得大喊,使劲儿想把女鬼推开。
    女鬼听了我的话,一把掐住我的脖子,恶狠狠地说:“你不是我妹妹?那你帮我找我妹妹,不然我掐死你!”
    我为了活命,只能答应帮它找妹妹。
    女鬼这才松开了我的脖子。
    我剧烈地咳嗽了一会儿,直到气喘匀了才问女鬼:“你妹妹叫什么,多大了,长什么样,怎么不见的?”
    女鬼想了想,突然捂着脑袋痛苦地说:“我不记得了,不记得了!”
    “你什么都不记得,我怎么帮你找妹妹?”我说。
    “我不管,你要帮我找妹妹,不然你就下来当我妹妹!”女鬼蛮不讲理地说。
   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想了想又问:“那你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吗?”
    “死”字好像刺激了女鬼,让它想起了什么。接着,它没头没尾、断断续续地讲述起来:
    我来找妹妹,和妹妹去玩儿……那晚,我们经过一个阴暗的十字路口,有一辆大货车朝我撞来,我躲开了,她被撞倒了。她被轧在大货车的车轮下,凄厉地惨叫着,伸着手向我求救:“拉我出来,拉我出来……”
    那辆大货车那么重,我怎么可能将她拉出来?恐惧之下,我便逃离了现场。妹妹当然死了,没想到从那晚之后,她就缠上了我。
    我走在街上,她会突然从下水道的井口里钻出来,抓住我的脚踝;我在学校里上课,她会从课桌里钻出来;我在家里冼菜时,她会从水龙头里钻出来;我照镜子时,她会从镜子里钻出来;我上厕所时,她会从马桶里钻出来;我睡觉时,她也会从床底下钻出来……
    每一次,她都会对我说:“拉我出来,拉我出来……”
    可我始终不敢去拉她,最后她生气了,恶狠狠地说:“既然你不肯拉我出来,那我就拉你下来吧!”于是,她抓住我的双脚,将我顺着地板缝儿一点儿一点儿地拉了下去……
    半截身子的人
    女鬼讲到里停了下来,呆滞地看着我。
    “接下来怎么样了?”我忙问。
    女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捂着脸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,边哭边呢喃着“妹妹”两个字。
    我在脑海里理了理女鬼的话,说:“你和你妹妹一起去玩儿,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。妹妹被卷进大货车的车轮下,让你救她,可你却没有能力救她。妹妹死后对你怀有怨念,变成鬼将你害死了。既然这样,那你为什么还要找她呀?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!”女鬼被我问急了,又掐着我的脖子不停地嘶吼起来,“找妹妹,找妹妹……”
    “咳咳,好,我知道你妹妹在哪儿,我马上带你去找她!”我挣扎着说。
    女鬼松开我,拽着我的衣角示意我往前走。
    我边走边想:女鬼说它妹妹是在一个十字路口被车撞死的,这一带经常发生事故的十字路口就是西平路口,也许可以在那里找到它妹妹的冤魂。
    于是,我带着女鬼来到了西平路口。
    “你妹妹可能就在这里。你是鬼,它也是鬼,你叫它出来吧。”我说。
    女鬼听了我的话,立刻大声地叫了起来:“妹妹,妹妹……”
    女鬼喊了半天,我才听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:“大半夜的,谁在这儿瞎吵吵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   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,不禁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——马路边上躺着一个血淋淋的“人”,只有上半身,腹部以下全都没有了。一大串内脏从腹腔里掉出来摊在路上,散发着一股恶臭,惹得一大群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,那场景别提有多恶心了。
    我忍不住干呕起来,这时却听见那个只有半截身子的鬼怒恼地说:“谁是你妹妹呀?我可是汉子,骂人呢你?”
    女鬼一看见男鬼,突然愤怒地叫了起来:“你这个恶心的家伙,就是你将我害死的,你还我命来!”
    “怎么是我害死你的?是你害死我的才对!”男鬼也生气地叫了起来。
    “是你害死我的!”女鬼声嘶力竭地喊着。
    “明明是你害死我的!”男鬼和女鬼吵了起来。
    我越听越觉得奇怪:女鬼先前不是说是它妹妹害死它的吗,为什么现在又说是这个男鬼害死它的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 “你真不讲理!”男鬼气得头顶直冒烟儿,一把抓住我说,“我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,你来评一评理,到底是它害死我的,还是我害死它的。”男鬼不等我答应,便自顾自地讲了起来:
    我叫谭欢,本来是一名英俊潇洒、前途无量的大学生。那天晚上,我在网吧打完游戏回学校,走到西平路口时,看见一个女生迎着一辆大货车冲去,边跑边挥舞着双手大喊:“艳艳,艳艳……”
    我见那辆大货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眼瞅着就要撞上她了,急忙跑上前去拽她。谁知我反被她推了一把,身体一个不稳摔出马路,被大货车撞倒了。
    我被轧在大货车的车轮下,痛苦不堪。临死前我让她将我从车轮下拉出来,谁知她却害怕得一溜烟儿跑掉了,既不帮我报警,也不帮我叫救护车。
    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冤鬼,只能呆在阴暗的地方,又孤单又难受。我便想借活人的阳气将自己从阴暗的地方拉出来,所以找上了她。谁知道无论我怎么求她,她始终不肯伸手拉我一把。我一气之下,便将她给了拉下来……
    货车司机
    “你说,到底是它害死我,还是我害死它的?”男鬼问我。
    “这……”我犯难了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同时安抚住两个鬼。
    这时,女鬼突然激动地嘁了起来:“对,艳艳,大货车。我记起来了,我叫张奇,我妹妹叫张艳。艳艳在大货车里!”
    “你是说撞死谭欢的那辆货车,难道张艳当时和大货车司机在一起?”我接着说,“谭欢,你能带我们去找那个货车司机吗?”
    谭欢点了点头,说:“能。”
    于是,谭欢带着我和张奇来到离西平路不远的江边,指了指江里说:“那个货车司机就在江里。”
    “他怎么会在江里?”我疑惑地问。
    “因为他将我撞死后,便一路开着大货车掉进了江里,估计是畏罪自杀吧。”谭欢说。
    谭欢的话音刚落,江面突然响起一阵“哗啦啦”的水声。接着,一个全身浮肿、七窍里塞满了淤泥的“人”从江里冒出头来。它跳上岸来到我们的跟前,张嘴对着我们“咕噜咕噜”直叫。
    “你鬼叫什么?好好说话!”谭欢生气地说道。
    货车司机听了,将手伸进喉咙里拼命地抠了起来。在抠出一大串水草后,它这才开口说:“我不是畏罪自杀的!”
    “那你是因为刹车失灵,导致连人带车掉进江里的吗?”我问。
    “也不是,而是因为有一个女鬼要抠我的眼珠子,我看不到路,才会撞死人,掉进江里的。”大货车司机清了清嗓子,给我们讲起了事情的经过:
    我叫成明,生前以开大货车给人送货为生。有一次我去送货,从西城旧街穿过时,突然有一个女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。那个女生砸在我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,将挡风玻璃都砸碎了。她的血溅了我一脸,弄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。我赶紧刹住了车,伸手去抹脸上的血,结果抹下来两团肉乎乎的东西。我仔细一看,竟然是两颗眼珠子。我吓坏了,将那两颗眼珠子甩在抹布上,用抹布卷起来从车窗扔了出去。
    我从车里跑出去,蹲在路边想接下来该怎么办。我想来想去,觉得那女生是自己掉下来砸在我车上的,我肯定不用负什么责任。而且我车的挡风玻璃被砸坏了,修也要不少钱,不如将她送到医院去,这样既做了好事,到时联系上她的家人,又可以问她的家人要一笔修车费。
    谁承想,当我回头一看,那个女生竟然不见了。我只好莫名其妙地开着车走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个女生死了,因为它变成鬼缠上了我,问我要回它的眼珠子。
    我哪里还能找到眼珠子还给它呀?
    那个女鬼生气了,要抠掉我的眼珠子。我吓得满街乱跑,却根本跑不过它。我想也许开车它就追不上我了,于是便开着大货车逃跑,谁知道它竟然钻进车里,按着我的脑袋就抠我的眼珠子。
    结果我的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开到西平路,不仅撞死了这位兄弟,最后自己还连人带车掉进江里死翘翘了。
    瞎鬼
    “原来当时在你车里的并不是人,而是一个女鬼。难道那个女鬼就是张艳?”我分析道。
    “我不知道那个女鬼叫什么。”成明说。
    “那,那个女鬼也跟着你掉进江里了?”我追问。
    “没有,在我的车掉进江里前,那个女鬼就钻出我的车子走了。每个鬼都有自己的领域,它应该是回到它死的地方去了。”成明说。

    我请求成明带我们去找那个女鬼。
    “它们都因我而死,我也挺不好意思的。”成明指着谭欢和张奇说,“好的,我带你们去找那个女鬼。”
    说完,它便带着我们向前走了起来。
    “就是这里了,当时我的大货车就开到这个地方,那女生掉下来砸在了我的车上。”成明带我们来到西城旧街,指着当时的事故地点对我们说。
    我正要说话,突然听见张奇喊了起来:“艳艳……”
    我扭头朝张奇看过去,见它正往对面街跑去。我朝对面街看去,看到一个垃圾桶旁边,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鬼正弯腰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。
    我和成明、谭欢也跟着张奇跑到那个女鬼身后。
    估计是听到了我们的声音,那个女鬼朝我们转过了身。它的脸上插满了碎玻璃,眼眶里没有眼珠子,只剩下两个黑洞。
    “艳艳,是你吗?”张奇满怀期待地看着那个女鬼问。
    那个女鬼没好气地答道:“我不是艳艳!”
    “你就是艳艳,这条裙子还是上个月你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你的呢。艳艳,没想到你记忆力比我还差,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。不过没关系,我终于找到你了,我们姐妹俩终于团聚了!”张奇激动得哭了起来。
    “你有病吧?我说了我不是什么艳艳,我也记得我是谁,我是李娇。”李娇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失忆,给我们详细地讲起了它的故事:
    我在这所城市上大学,出事的那天晚上,我来这里看望我的一个远房亲戚。经过一间破旧的房子时,我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女生的求救声。
    我凑到门前大声问那个女生发生了什么事,那个女生哭着说,她被一个坏蛋抓住并绑在了屋里,让我快砸开门锁救她出来。
    我赶紧捡来一块石头去砸门锁,没想到这时那个坏蛋竟然回来了。他发现我知道了他的事情,又看清了他的模样,便要杀我灭口。
    他掏出刀子扑向我,我拼命地反抗,但是打不过他,最后惨死在了他的刀下。
    我死后,那个坏蛋悄悄地将我弄到这栋楼的楼顶,将我从楼顶推了下去,想伪造我是自杀的,好逃过法律的制裁。没想到我恰好掉到了一辆大货车上,破碎的玻璃刮破我的脸,还害我不见了眼珠子。
    姐姐
    “所以我根本就不是艳艳,只是裙子和艳艳相同而已。你们快滚,别妨碍我找眼珠子,我不想再当一个瞎鬼了!”李娇不耐烦地说道。
    “那你知道当时那个被坏蛋抓住的女孩怎么样了吗?”我问。
    “要不是我当时好心救她,我会被坏蛋杀死吗?我才不管她的死活呢!”李娇说,“你们沿着这条街一直走,在第一个路口左转,然后在第二个路口右转,再一直走到尽头。那里有一间孤零零的破房子,那就是那个坏蛋的家。你们自己去找吧,别在这儿烦我了!”
    李娇说到这里,突然使劲儿地耸着鼻子闻了闻,说:“我闻到那个货车司机的味儿了。混蛋,你将我的眼珠子丢在哪儿了,快帮我找回来!”
    “我欠你一双眼珠子,可你欠我一条命呢。要我还你眼珠子,你先还我命来!”成明说着,张牙舞爪地扑向李娇,和李娇厮打在了一起。
    “别管他们,我们快去找艳艳。”张奇说着,拉起我就朝前面跑了起来。
    “唉,你们等等我。”谭欢边喊边追了上来。
    我和张奇、谭欢很快就找到了李娇所说的那个破房子。我推开虚掩的大门,一阵阴风立即倒灌而出,吹得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    我们走进屋里,这时身后的门突然“砰”地一声自动关上了。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我紧张得直咽口水。
    “我感觉这里不止一个鬼!”张奇说。
    张奇刚说完,屋里就亮起了幽幽蓝光,接着便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怪笑声,一个奇形怪状的“人”在笑声中出现了。
    那个“人”长着两颗脑袋、四只手、四只脚,身体扭得像麻花似的。它一会儿男声,一会儿又发出女声,阴阳怪气。
    这个人妖鬼不会就是张奇的妹妹吧?我暗暗想道。
    谁承想,这个奇形怪状的鬼看到张奇,突然喊道:“姐姐!”
    团聚
    我顿时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。张奇也奇怪地问:“艳艳,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,身体怎么和一个男人缠在了一起?”
    “是这个死变态害死我的!”张艳抽泣着说起了它遇害的经过:
    那天晚上,我在外面打完工,就打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回学校。我在车上只顾玩手机,没注意看路,结果被那个三轮摩托车司机载到了郊外。他将我打晕,当我醒来时,发现我自己被绑在了这间屋子里,那个坏蛋还用毛巾塞住了我的嘴。
    那个坏蛋说他的老婆不见了,要我给他当老婆。我不肯,他就不给我饭吃,还打我。他就这样折磨了我几天,见我变得虚弱了,这才收敛了点儿。
    那天晚上,他出去买东西,我就想割断绑着我的绳子逃跑。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只弄掉了塞在嘴里的毛巾,于是便大声求救。
    皇天有眼,有人听见了我的喊声,开始砸门锁要救我出去。可是很快,砸锁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。
    这时,我听见外面响起了打斗声,但是很快打斗声就停了。接着门开了,我以为自己得救了,谁知进来的却是那个坏蛋,他还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。他重新塞住了我的嘴,然后将那个女孩装进麻袋里,再次锁上门出去了。
    过了没多久,那个坏蛋又回来了。可能是我想逃跑的举动大大地刺激了他,他又开始打我,结果活活地将我给打死了。
    张艳说到这儿,那个男鬼突然大笑起来:“她死后成了冤鬼,就反过来折磨我,活活地将我给折磨死了。谁承想,我死后也变成了鬼。它不是我的对手了,我就这样缠着它,直到天长地久。哈哈!”
    “坏蛋,快放了我妹妹,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张奇愤怒地对男鬼说。
    “哈哈,我已经和它融为一体了。只要我不主动离开,你想要分开我们,除非将我们俩都打得魂飞魄散!”那个男鬼冷笑着说。
    “姐姐,我宁愿魂飞魄散,也不愿再和这个死变态呆在一起。姐姐,帮帮我,让我解脱吧!”张艳哭着说。
    “艳艳,你知道吗?自从你不见了,爸妈天天以泪洗面,眼睛都快哭瞎了。我跑到这座城市,租下你当时租的房子,每天到处找你。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,可没想到,我们姐妹俩都成了冤鬼。你让爸妈以后怎么办呀?”张奇说到这里,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    我听了,也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悲伤的泪水。
    这时,谭欢走上前对那个男鬼说:“一个大老爷们儿欺负一个小姑娘,你也不害臊?就因为你,一个好好的家庭被弄垮了,你就放过它们吧!”
    那个鬼听了,垂着头没有说话。过了一会儿,它的身体慢慢地化成黑烟,散去了。
    “姐姐!”张艳张开双臂朝张奇扑来,死死地抱住了张奇。这对命运坎坷的姐妹紧紧地抱在一起,放声痛哭起来……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帮它解脱
本文地址:/xy/49348.html
上一篇:寒冰魂    下一篇:伞落无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