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,开户送体验金

|今天是:鬼大爷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校园鬼故事 >

画心为牢

来源: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上官竹 发表时间:2017-10-29

    鬼敲窗
    深夜,林小峰被一阵急促的敲窗声惊醒。他打开电灯,见窗外站着一个人影,手指比画着什么。他快步跑到窗前,一把推开了窗户。
    外面黑漆漆的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
    林小峰将目光移向窗户,见上面写着一行血字:速来关灵咖啡厅,韩书瑶有危险。韩书瑶是他女友,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。
    林小峰立刻拨打了韩书瑶的手机号码,没人接听。他来不及细想,心急火燎地冲了出去。
    美灵咖啡厅在学校对面,林小峰快到时,远远看见他以前的同桌左思佑正站在咖啡厅门口,在朝他不停地招手。他向前走了几步,突然看到左思佑脸上血肉模糊,腰下只剩两根腿骨支撑着。
    林小峰突然想起,左思佑半个月前出了意外,已经死了。死前,左思佑就在这家美灵咖啡厅里做兼职。
    “鬼啊!”林小峰尖叫着转身就跑。他一口气跑到前面一个十字路口,刚想停下来看红绿灯,一个男生忽然从马路对面猛冲过来。
    林小峰看清了男生的脸,急忙一把拽住了他: “刘云海,你怎么了?”
    “后面有个鬼在追我!”刘云海是林小峰现在的同桌。他一边说话,一边不时地用手挠着后背。
    “我也被鬼追着呢,这边不能去。”林小峰回头见左思佑没追来,急忙和刘云海拐进了路边的公园,一口气奔到一座假山后。
    假山屹立在水池里,水面清澈如镜,
    林小峰说: “你先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    刘云海又用手挠了几下后背,这才开始说话。
    从网吧出来,刘云海去了家小吃摊。小吃摊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,都在等摊主上菜。
    摊主先将饭菜端给了刘云海,他吃了几口饭,发现有点儿夹生,但一时也没多想。
    回去时,刘云海发现那个男生饭也没吃就跟上了他。他被跟得心里发慌,回头刚想质问,却看到那个男生额上赫然插着一根钢筋。钢筋贯穿了男生的头,前端从额上血淋淋地穿了出来。
    刘云海吓得魂飞魄散,发疯似的狂奔而去。
    听到这儿,林小峰说: “夹生饭是给鬼吃的,被你吃了,那个鬼当然要找你算账了。我出来是为了韩书瑶。”
    刘云海刚想说话,突然看到林小峰左边半张脸诡异地向下歪斜着,顿时吓了一跳,惊叫道: “你脸怎么了?”
    “刚才一阵风吹来,就成这样了。”林小峰话音刚落,突然感觉到右脸也跟着一阵剧痛,好像被两只看不见的手揪着他两边脸皮在使劲往下扯。
    林小峰惊恐地望向水池,见自己脸上多了两只腐烂发黑的手,同时揪住了他两边的脸皮!
    背中魂
    林小峰惊恐至极,拼命扳开了脸上的手,猛回头,刚好与左思佑那张五官流血的脸面对面。他吓得魂都飞了,拽着刘云海掉头就跑。
    两人一路七拐八拐的,终于甩掉了左思佑。
    刘云海一边跑一边道: “刚才我想对你说,小吃摊上和那男鬼在一起的女生就是韩书瑶,男鬼离开时她还在!”
    林小峰急道: “快带我过去!”
    小吃摊还在营业,只有一个男生在低头吃火锅。林小峰刚想上前询问,刘云海急忙一把拉住了他,用手指了指男生面前的火锅。
    林小峰定睛一看,见火锅里慢慢浮起了一颗又白又大的肉丸,形状大小像极了一张人脸。
    想到韩书瑶,林小峰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。他还想近前细看,那男生突然转过头,阴森森地朝他看了过来。
    男生的额上有个血窟窿,双眼鲜红如血。
    林小峰看得心“咯噔”一下。扫头想叫刘云海,却见刘云海又在用手抓挠后背,神情痛苦之极。林小峰忍不住道: “你后背究竟怎么了?”
    刘云海刚想回答,突然看见了那男生的脸,立刻惊叫道: “快跑!追我的男鬼就是它,只是额上的钢筋没了!”
    林小峰还没反应过来,男鬼已飞快地冲了过来,一把揪住了刘云海后背的衣服。
    刘云海急忙反手抓向背后,想借此拽开男鬼的手。
    另鬼紧抓不放,发疯似的将刘云海后背的衣服撩了上去。
    林小峰冲上前想拉开男鬼,一下子看见了刘云海裸露的后背,蓦地悚然怔住。
    刘云海的后背中间,长着许多红色的痘痘。痘痘分布面积有一张人脸大小,那痘痘里面,还隐隐约约有白色的小点在微微蠕动。
    怪不得他一直在挠后背!林小峰背脊一寒,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    刘云海见状急道: 愣着干嘛?快帮我拉开它!“
    林小峰猛然回过神来,急忙去扳男鬼的手,这才发现,男鬼的手竞在剧烈地颤抖。男鬼双目死死盯着刘云海的后背,瞪得几乎快撑破了眼眶。
    林小峰狐疑地将目光移向刘云海的后背,只见那长满痘痘的地方竟在不停地鼓起,慢慢鼓凸出了人脸的五官,宛若一张龇牙咧嘴的鬼脸!
    林小峰看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,惊叫着缩回了手,身子如筛糠般抖个不停。
    刘云海扭头看了看一脸惊恐的男鬼,又看了看惊恐万状的林小峰,颤声道: ”我背上究竟有什么?“
    男鬼突然开口道: ”你背上有个鬼魂!“
    没等刘云海反应过来,男鬼蓦然转身,飞快地跑到摊主那里拿了把菜刀,红着眼冲向了他。
    刘云海吓得胆裂魂飞,拽着林小峰撒腿就跑。
    男鬼状若疯狂,举着菜刀在后紧追不合。

    林小峰边跑边道: ”那男鬼一定是想把你背上的鬼魂放出来!“
    刘云海急道: ”那也不能让它砍我啊!“
    两人一路奔逃,不知不觉又跑回了公园门口。
    林小峰累得不行,背靠着公园门口的石狮想休息一下,突然感觉到双肩一沉,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。他悚然抬头,见左思佑就坐在石狮上面,只剩骨头的两只骷髅脚,刚好踩在他的双肩上。
    贴树鬼
    林小峰吓得大叫一声,还没来得及逃走,左思佑已从石狮上跳了下来。左思佑坐在他肩上,同时双手扯住了他两边的脸颊。
    林小峰惊叫道: ”快松手。你生前老是扯我脸,做鬼了怎么还是没改?“
    左思佑怒道: ”韩书瑶在咖啡厅被一个男鬼盯上了,我提醒你去救她,你却到处乱跑!“
    林小峰急道: ”你先下来。“
    ”半个月前,我半夜在路上被车撞飞,死在路边没人发现,腿上的肉被三只饿疯的狗撕下吃了。我行走不便,你就这样驮着我吧。“左思佑话音刚落,那个男鬼已挥舞着菜刀朝他们飞奔过来。
    林小峰来不及再说,驮着左思佑拔腿就跑。他与刘云海一起逃进公园,心慌慌地躲在了公园角落的小树林里。
    左思佑从林小峰肩上跳了下来,急道: ”韩书瑶就是被那个鬼盯上了,你不想找它问个究竟吗?“
    回想起火锅里的肉丸人脸,林小峰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。他急忙掏出手机,试着拨出了韩书瑶的号码。
    小树林深处,猝然响起了手机铃声。
    林小峰循声前行,发现铃声来自于一棵大树的树身里。他快步走到大树前,见树身上有块人脸状的凸起,嘴巴部位挂着一片红叶,乍一看,就像一张咧嘴吐舌的人脸。
    林小峰看得头皮发麻,伸手想去扯掉那片红叶。手刚摸上去,顿觉触手冰凉腻滑,就像摸到了一条蛇。他举起手机照了照,惊恐地发现那根本不是红叶,而是人的舌头。
    没等林小峰反应过来,就听刘云海尖叫道: ”快跑,这是传说中的贴树鬼。它贴在树上与树合体,让人防不胜防!“
    林小峰悚然一惊,转身想逃,后背却被牢牢地抓住了。他惊恐地回过头,见大树前赫然站着一个浑身焦黑、吐着长舌的长发女鬼,手里拿着韩书瑶的手机。
    林小峰失声道: ”你究竟是谁,韩书瑶呢?“
    女鬼转了转眼珠,突然将手机塞在林小峰的手里,怪叫着扑向了旁边的刘云海。
    刘云海吓得转身就跑,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断砖,一个踉跄扑倒在地。女鬼飞快地冲上前来,一脚踩住了他的后背。
    刘云海拼命地挣扎着,混乱中,上衣被女鬼硬生生地扒了下来。
    女鬼盯着刘云海背上的鬼脸,眼中泪光盈盈。
    林小峰看得心念一动,忍着恐惧上前问: ”你是不是认出了他背上的鬼魂?“
    女鬼说: ”我叫林怡芳,他背上的鬼魂是我妹妹林怡菲。“
    刘云海闻言一震,惊叫道: ”怎么是她?“
    林怡菲是刘云海暗恋的女生,在一周前无故失踪,宛如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    林怡芳说: ”我拿了韩书瑶手机,就是想借此拨打她的号码,结果还是杳无音讯。她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原来藏在你的背上。“
    这时,刘云海突然动作僵硬地从地上爬了起来。他红着眼瞪着林怡芳,突然伸出双手,死死地掐住了林怡芳的脖子。
    让它开口
    林怡芳挣扎着想扳开刘云海的手,脖子却在”咯咯“作响。
    林小峰看得心急如焚,大叫道:”你先放手,有话好好说!“
    刘云海置若罔闻,双手反而加大了力道。
    ”咔嚓!“随着一声恐怖的脆响,林怡芳的头突然往下一垂,从脖子上掉了下来,滚到刘云海的脚下。
    林怡芳无头的身子依然站立不动,双手无力地下垂着。
    林小峰急得眼睛都红了,上前一把揪住刘云海胸前的衣服,嘶声道: ”你太心急了,我还想问它韩书瑶的下落呢!“
    一直在旁沉默的左思佑忽然说: ”现在的他已不是刘云海了。“

    刘云海低头怔怔地看着脚下的人头,突然如梦初醒,身子疾步后退,一下子跌坐在地。
    地上的人头骨碌碌滚到刘云海面前,泪眼汪汪地盯着他,幽幽地说: ”你就这么恨你姐姐吗?“
    刘云海惊叫道: ”我不懂你在说什么?“
    林怡芳无头的身子走上前来,偏身捡起人头安上了脖子,黯然地说: ”你迟早会懂的。怡菲下落已经明了,我也该走了。“说完,林怡芳步履踉跄地朝树林深处走去。
    ”等等,你还没说韩书瑶在哪儿呢。“林小峰的声音犹在林中回荡,林怡芳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    左思佑忽然指了指刘云海的后背,说: ”也许,林怡菲知道。“
    刘云海一惊,刚想说话,小树林里忽然响起了脚步声。他回头一看,只见那个男鬼提着菜刀,正一步一步地朝他走来。
    ”快跑,它又来了!“刘云海话音刚落,男鬼已冲上前来,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。
    刘云海拼命想扳开男鬼的手,可男鬼的手宛若铁钳一般,五指几乎抠进他的肉中。他瞪了男鬼良久,突然失声道: ”你是龙小刚吗?“
    龙小刚是林怡菲的前男友,上个月开摩托去朋友家,不慎撞上了一辆拉钢筋的拖拉机。拖拉机紧急刹车,一根钢筋顺势滑下来,当场刺穿了他的额头。
    ”是我,我一路拼命追你,是因为我看见了藏在你背上的林怡菲。“龙小刚说完,猛然将刘云海按倒在地,又举起了手中的菜刀。
    左思佑忽然说: ”等等。韩书瑶在咖啡厅时,你一直跟在她身边,是不是想害她?“
    龙小刚说: ”韩书瑶是林恰菲最好的闺蜜,我怀疑林怡菲的鬼魂附在她身上。从咖啡厅跟到小吃摊,我始终没有打扰她,直到后来看见了刘云海。“
    林小峰忍不住问: ”火锅里的人脸是怎么回事?“
    龙小刚说: ”那家是鬼吃摊,我吃的是人头火锅。“
    林小峰急道: ”糟了,韩书瑶也去了那里。太危险了!“
    ”危不危险,得先让林怡菲开口。“龙小刚一边说,一边用菜刀朝刘云海背上割了下去。
    刘云海疼得直打哆嗦,瞬间渗出了一身冷汗。
    鬼脸的嘴巴部位被割开了一条血缝,猝然发出了声音: ”快去鬼吃摊救韩书瑶!“
    ”那也得先等你出来。“龙小刚话音刚落,刘云海顿觉后背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,似乎有个冰冷刺骨的东西正从他后背割开的血缝里慢慢钻出来。
    画心为牢
    没等刘云海缓过神,林怡菲已出现在面前,脸上长满了血红的痘痘。
    龙小刚说: ”你是不是因为脸上的痘痘才想不开去自杀的?“
    林怡菲摇头道: ”我若是自杀,就不会困在他体内了。“
    上个周末晚上,林怡菲和韩书瑶去了那家小吃摊。饭吃到一半,林怡菲就先失去了知觉。
    醒来后,林怡菲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切菜板上,她挣扎着想下来。突然惊恐地发现,自己已成了一个鬼魂,被装在一个啤酒瓶里。
    更让林怡菲恐惧的是,她看清了摊主的脸,竟是她已经去世的姐姐的男友韩书庭。
    一直到今晚,刘云海也来这吃饭,还要了一瓶啤酒。林怡菲还没来得及从瓶中解脱,就被刘云海喝进肚里。
    听到这儿,左思佑恍然大悟地说: ”怪不得你恨你姐姐,但她并不知情,不能迁怒与她。“
    林怡菲说: ”我也不想恨她,可我控制不住。在这七天里,我一直没看到韩书瑶。“
    ”怪不得她一个星期没来上课,原来……“林小峰心急如焚,第一个走出了小树林。
    小吃摊依旧在营业,看到林小峰等人,摊主韩书庭立刻迎了上来。韩书庭就是韩书瑶的哥哥,去年在一次晨跑时猝死。
    林小峰一见到韩书庭,立刻厉声道: ”你究竟把韩书瑶藏哪儿了?虽然你是鬼,但你如果害了韩书瑶,我一样不会放过你!“
    韩书庭冷冷地说: ”我是她亲哥哥,怎么可能害她?其实,我只是个伙计,只负责给客人端菜送饭。当然,我晚上招待的虽是鬼,如果你要吃要喝,我也马上给你拿来。“
    没问出韩书瑶的下落,林小峰心里烦躁至极,只觉嗓子干得快冒烟了,忍不住说: ”那就给我来瓶冰红茶。“
    刘云海听到这儿,忽然发现林怡菲已不知去向。他忍不住问龙小刚:”你见到林怡菲了吗?“
    龙小刚黯然道: ”她喜欢的人是你,你应该知道她在哪儿啊。“
    刘云海愣了愣,依然没有想明白。
    ”你曾为我写过情书,既然我是你永远的宝,你就要永远背着我。“林怡菲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
    刘云海悚然四顾,始终没看到林怡菲的身影。这时,他又感觉到后背开始发痒,忍不住伸手去挠。他摸到那道被龙小刚割开的血缝,发现已经愈合了。
    刘云海脑中惊魂一闪,立刻回过神来。他只觉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。
    林小峰一瓶冰红茶下肚,情绪渐渐地平静下来,继续问: ”你是伙计,真正的摊主又是谁?“
    ”摊主是个神秘的鬼魂,晚上如果有人光临鬼吃摊,皆会不知不觉成为鬼食。我以为我哥是这里的伙计,带闺蜜来会没事,没想到她也难逃此劫。“一个熟悉的声音幽幽响起,听得林小峰全身汗毛倒竖。他环顾四周,没找到说话的人,再看韩书庭,发现对方眼里竟闪着泪花。
    林小峰急得心如火烧,大声地说: ”韩书瑶,是你在说话吗?“
    ”爱一个人,就要永远住在他心里。林小峰,我愿意为你画心为牢。纵然困在里面如炼狱一样煎熬,我也不会后悔。“韩书瑶的声音,竟从林小峰的身体里传了出来。
    林小峰骇然道: 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“
    韩书庭沉默了良久,说: ”其实,去年在学校晨跑猝死的不是我,而是她。她死后始终对你念念不忘,总想陪在你身边,就请求我为她保守秘密。为了她对你的痴情,如果可以,我情愿真的替她做鬼。刚才是她恳求我,把她的魂魄装进了那瓶冰红茶。现在她已得偿所愿,你赶紧带着她离开这里。“
    看着泪流满面的韩书庭,林小峰心如刀绞。他正独自神伤,忽然听到刘云海惊叫道: ”危险,快跑!“
    林小峰悚然回头,突然感觉到视线一片模糊,像被眼泪蒙住了双眼。蒙蒙咙咙中,他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由远及近地朝他缓缓飘来……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画心为牢
本文地址:/xy/49380.html
上一篇:不要随便拒绝别人    下一篇:领魂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