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,开户送体验金

|今天是:鬼大爷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原创鬼故事 >

撼龙穴

来源: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青灯掌柜 发表时间:2017-09-15

    寻龙点穴
    正午刚过,毒日头正挂在脑袋顶上。我背着一身装备,满身臭汗,活像是在烤箱里挣扎的童子鸡。
    “怎么还没到?”我擦了一把汗,抱怨着。
    龙陵手里拿着罗盘,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:“别急,这地儿我冬天来过。那时候都是雪,不好定穴。”
    附近的山脉连绵起伏,龙穴颇多,又间隔小溪暗河,暗藏杀机,实在不太好找。
    “霜降水涸寻不见,春夏水高龙背现。此是平洋看龙法,过处如丝或如线。高水一寸即是山,低水一寸水回环。水缠便是山缠样,缠得真龙如仰掌。窠心掌里或乳头,端然有穴明天象。”
    龙陵嘴里叨叨咕咕的,我也听不太懂,就在嘴里叼了根草,手里把玩着护身符,四处看风景。那护身符是师父传下来的,我和龙陵一人一块。
    这时候,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赶着牛车的老大爷。龙陵一看他,拍着大腿和我说:“有门儿”。
    还没等我叫他,他就已经跑到老大爷跟前拦人家的牛车了。
    “大爷,这附近有没有小溪或者是河啊?”龙陵有些激动地问道。
    “有撒,有撒!这里过去有条河湾湾,别看冬天没水,要是现在过去,那水可大哩!”老大爷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石头山。
    龙陵道过谢,直冲我招手。我虽然不通风水,但是多少也能看得出来,这座石头山并不是什么绝佳的风水龙穴。
    但是在外倒斗,龙陵负责寻龙点穴,这是我们两个的默契。于是,我紧跟两步,往那座石头山走去。
    又过了约摸一个多小时,我们俩才翻过那座石头山。我原以为这是一条死路,没想到翻过来之后,竟然豁然开朗,难怪那赶牛车的老头会突然出现。
    眼前尽是一片葱茏的树林,树林的尽头处是一处浅滩,一条河蜿蜒着从浅滩流过。河的对面是另一座山,依稀看得出,这条河是绕山而行的。
    “就是这儿了!”龙陵喜出望外,指着对面的山叫道。
    可这条河水流湍急,我们两个肯定游不过去。
    龙陵想了半天,之后对我说: “相信我,这里一定有船。”
    我颇为信任地对他点了点头,和他一起手牵手走向了浅滩。
    天黑之后,我们两个终于等来了第一艘船。说是船,其实就是一个竹筏子。撑船的是一个老头,憨憨厚厚的,一听说我们要过河,立刻表示可以渡我们过去。
    我和龙陵也乐得省钱,安安心心地上了筏子。
    河面并不宽,只是水下面的暗流和礁石比较多,短短五分钟的路程也足够我和龙陵心惊胆战了。
    那撑筏子的老头“嘿嘿”笑道: “这就把你们吓成这样,到了对岸可咋个办呦?”
    我们两个也只是赔笑一下,并没有说话。
    龙陵背过身子,掏出罗盘冲我招招手。我凑过去一看,不禁大惊失色:那罗盘上的指针正疯狂地旋转,也不知道指向哪里了,最后居然干脆罢工,怎么也不动了。
    龙陵冲我点了点头,又指了指河对岸的那座山。
    五龙文曲星
    从筏子上下来的时候,已经快要十点了。龙陵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,塞给撑筏子的老头,并且叮嘱他千万不要说出去。老头接过钱,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    我开始审视面前的这座山:连绵起伏,竟然是由五座峰岭形成。这在风水上叫五龙文曲星,专埋达官贵人,将相王侯。
    龙陵又拿着罗盘看了半天,突然跺了跺脚:“这老鸡贼,居然把穴眼定在这儿。”
    说完,也没等我,径直下了一铲子。几分钟之后,这铲子已经下到十几节了。我往下探了探,竟然纹丝不动,可见已经触底。
    把铲子拉上来,只见铲子里面竟然是一杯黑的发亮的土。俗话说“土带血,尸带金”,但是,这后面还有一句话,叫做“土带墨,金用簸”。看来,这下面的宝贝还真是得用簸箕装了。
    龙陵笑嘻嘻地开始打洞,垂直向下,然后再向周围扩展。不多时,一个深不见底的盗洞便出现了。
    我和龙陵往腰上栓了登山绳,龙陵的腰里别着一个土耗子,栓好就往下面顺。几分钟之后,我们算是落了地。
    我打着强光手电往四周看。也不知道这是一座什么年代的墓,整个造型非常奇特,是我们两个没有见过的。
    整座大墓全都由青砖垒筑,要不是用上了炸药,估计一般的土夫子打不开。穹顶被我们俩炸出一个坑,不时地还会有土石往下掉。
    我们头顶上方约摸两三米的地方是一个走廊,这走廊环绕墓室一周,四角都刻着镇墓兽。一口看上去颇为寒酸的棺材放在正中间,与整间墓室显得格格不入。还有几具骸骨跪在角落里,应该是殉葬的。
    在这间墓室的八个方位上各有一扇小门,雕花都非常精致。其中有三扇已经被打开过了,里面的墓道黑洞洞的,像是随时会把人吸进去一样。门旁边是已经开始腐烂的朱漆大箱子,看得出来,里面是一些古卷。
    “坏了,有人截胡!”龙陵用手电晃了晃我。
    我回过神来,看向龙陵,龙陵冲着棺材里面指了指。
    这棺材盖被人推开了一条细缝,我晃着手电往里面看去,只见棺材里面的尸体已经不翼而飞,防盗的机括也弹了出来。棺材里面还有一只新鲜的断手,正呼呼地冒着血。
    “咱们得快一点儿了,这墓里还不一定有什么变故。”我警惕地环视四周,对龙陵说道。
    龙陵点了点头,仔细向那八扇门看去: “寻龙千万看缠山,一重缠山一重关,缠山若有八重险,定有王侯居此间。”
    这几句话正是出自《撼龙经》。这玩意儿虽然是我们土夫子的必修课,但是真正能融会贯通的,可没有几个人。
    “这拨人恐怕是遇到了什么变故,慌不择路,随便开了一扇门进去。结果里面又是机关,只能退出来,一个一个试过去的。”龙陵眉头紧锁,对我说道。

    我心下暗叹:这拨人恐怕是有去无回了。中国的古人都很奇怪,他们喜欢“三六九”这样的数字,甚至把这些数字运用到机关里面,试错三次就危险了。
    我正皱着眉头思索哪扇门才是正确的,龙陵却研究起了四角的镇墓兽: “青龙成池,朱雀玄武,独缺成池……往西走!”说完,龙陵三两步来到西边的门前。
    我也赶紧跟上去。
    我们原以为这扇门会相当厚重,所以用了十成十的力气。结果没想到,这扇门轻飘飘的,我们俩顿时失去重心往前一扑,重重摔进了墓道之中。
    蜂窝
    龙陵摔得比较有技术含量,这货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,我只觉得苦胆都要被他压碎了。
    强光手电被我扔出去几米远,晃晃悠悠的,照到我们不远处有一个人,正靠坐在石壁上。
    “我去,果然有人截胡!”我大喊一声。
    龙陵赶紧捂住我的嘴: “嘘!”
    那人被强光手电晃了一下,有些木讷地朝我们看过来,而后露出一个非常惊喜的表情,发疯一样朝我们爬了过来。
    我细眯起眼睛看过去,那是个约摸二十几岁的女人,少了一只手掌,断腕处正往下淌着血,在她身后拖成长长的一道。看来,棺材里面的那只手就是这个女人的。
    龙陵安下了心,从我身上爬起来,试探着走到那人身边。
    那个人因为失血过多,已经脸色发青,她的双唇翕动着,丝毫没有血色。
    根据女人的描述,这座墓中葬的是一位女将军。这位女将军又为摸金校尉,专干倒斗的营生。女将军手里有一本《驯龙经》,记载着她探出的所有古墓的地形和位置。她生前没有孩子,就到处找刚生下来的婴孩,抱在怀里说是自己的孩子。她死后,《驯龙经》就当做陪葬。她所带的队伍也全都葬在了这里,所以这座墓里面有大量的阴兵。
    这个女人的小队就是来找《驯龙经》的,而她的手断在了墓主手里的一个匣子里面。
    龙陵点了点头,而后指了指墓道前方: “咱们往那边走!”
    那女人已经没什么力气了,我和龙陵两个人半拖半拽地带着她不断前行。
    这条墓道斜斜向下,只有十几米。转过一个弯道后,前方就隐隐有灯火的光亮。
    龙陵对我们摆了摆手,示意我们停下来。
    “看来咱们是掏着祖师爷的坟了!”龙陵笑了笑,声音里透出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    我探着脑袋往墓室里面看过去。长明灯明明灭灭,墓室正中间是一座两人高的高台,两头粗、中间细的圆柱形底座上面刻着浮雕。仔细一看,竟然都是阴兵小鬼。它们从地府里面爬出来,顺着一个蟒蛇形状的雕塑,簇拥着正中间高台上的东西。我仰着头往上看,只见那竟然是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玩意儿:提溜圆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密密麻麻,都是蜂窝状的孔洞。
    龙陵从腰里面抽出土耗子, “嗖”的一声,土耗子就勾住了上面一个小鬼的舌头。龙陵拉了拉,感觉还算结实,然后手脚并用,几下就爬到了正中间。
    “喂!”龙陵冲着我们喊道, “一会儿我上去后,就把你们拉上来!”
    龙陵身手矫健,说话间就已经到了石台子上面。
    “别、别上去……”我身边的这个女人突然一把抓住我,原本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,惊恐地看着台子上面的龙陵。
    “什么?”龙陵没有听清她说什么,趴在台子边上冲着我们嘁道。
    就在这个时候,所有的长明灯突然晃了一下,火光从最初的明黄变成了幽蓝色。
    “坏了,赶紧下来!”我急得直跳。
    只是为时已晚,龙陵身后的那个石头蜂窝开始躁动起来。不多时,一个个的鬼头便从那蜂窝里面钻了出来。
    龙陵回头一看,也是脸色惨白,伸手就去抓那土耗子的绳子。而那小鬼的舌头缓缓地缩回嘴里,绳子一下就秃噜了。龙陵没有防备,重重地摔了下来。
    那高台离地面足有四五米,这一下可够龙陵喝一壶的了。
    “跑,快跑!”龙陵顾不得查看哪里摔伤,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朝我声嘶力竭地喊道。
    我一听,转身就跑,只不过带着这个女人,我也是有心无力。还没跑几步,就觉得背上一疼,整个人瞬间失去重心,朝前面跌过去。
    小棺材
    我们自知这一次恐怕是难以逃出生天,不过就算有一线希望,我们也总是要搏一下的。
    龙陵一把扯下护身符,跪在台子下面磕了三个响头: “晚辈冒昧,不知倒了祖师爷的斗。我们这就退出去,还望祖师爷放晚辈一条生路!”

    龙陵话音刚落,那长明灯的烛火竟然渐渐恢复了正常。
    一切归于平静,龙陵又等了好一会儿,确认并没有什么异动之后才敢起身: “这回是祖师爷开恩,咱们赶紧走!”
    我点了点头,想伸手去扶那个女人,却发现身边已经空空荡荡的。
    “坏了,那个娘们儿呢?”龙陵脸都白了,四下寻找。
    “那儿呢!”我抬头看过去,只见那个女人已经顺着高台爬到蜂窝跟前了。
    龙陵一看,已经被吓傻了。这女人究竟想千嘛我们不得而知,只是再这么下去,我们都会给她陪葬!
    我径直冲过去,也顺着那高台往上爬,想要把那个女人拉下来。
    我不像龙陵那么灵巧,爬上去着实费了一番工夫。
    “赶紧给我下去!”我冲着那个女人喊道。话音刚落,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    那蜂窝的每一个坑洞里面,竟然都有一口小小的棺材,纯金镶嵌着珠宝玉石,取出去一个都是价值连城。
    我看得直流口水,一时之间,贪念大过了理智。我自欺欺人地以为我的行为不会有人知道,于是,我悄悄地伸手,拿起了一口小棺材。
    不想,这小棺材下面都连着活卡机括,我一动,那原本托着小棺材的石头就往下一沉,发出一阵“咔拉拉”的响声。
    “别动!”那个女人冲我大喊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    那个蜂窝在巨大的声响之中瞬间粉碎坍塌,高台上雕刻的小鬼顷刻活了过来。它们身上的土石掉落,竟然露出一具具已经风干的躯体,脑袋顶上也不知道被穿凿了什么,用一根藤牵着,挂在台子上左右摇晃。
    我被巨大的摇晃弄得身体不稳,险些从高台上摔下来。
    一时之间,我们三个都傻了眼。伴随着“轰隆隆”的巨响,那一具具干尸开始抓挠高台的土石。我一看事情不妙,赶紧一脚把那个女人踢下去,而后自己也跟着跳了下来。
    “原路回去!”龙陵一边跑一边朝我招手。
    我跌跌撞撞地跟上去。这一路,比我想象得要轻松,我们几乎没费什么工夫就回到了下来的那间墓室。
    墓室还是原来的样子,只不过,中间的那口棺材正往外飘出一股幽香的味道。
    “龙陵,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?”我问道。
    龙陵没有说话,只是伸手指了指上面。我抬头一看,好家伙!那雕花的走廊上面居然密密麻麻地排满了阴兵!
    “我靠!”我吓得差点儿坐在地上。
    龙陵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径直走向那口棺材。他两手扣住棺盖,使劲儿一掀,棺盖便被掀了过去。
    我赶紧凑过去往棺材里面看,只见那里面的断手不见了,而是躺着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的手里还抱着一口和蜂窝里面一模一样的小棺材。
    墓主观身
    我看得清楚,棺材里面的那个女人确确实实就是我和龙陵遇到的那个断掌的女人。只不过现在,她的手完好无损地接在她的胳膊上,穿着也并不是我们刚开始见到她时的样子,而是盖着一床锦被,掀开锦被,下面是一身素布麻衣。
    “这、这是什么情况?”我惊诧地问道。
    龙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许久之后,才缓缓开口: “她,就是墓主!”
    “不可能!她刚才还和咱们……”
    龙陵继续说道: “照现在的情形看来,那个蜂窝是一个陪葬,那些价值连城的小棺材里面封着的,就是这些阴兵。墓主算准了咱们会抵不住贪念,去动那些小棺材,所以才有这个陷阱。但是这个墓主为什么会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……”
    阴兵已经蠢蠢欲动,若是再不逃出去,我和龙陵恐怕都要折在这儿了。
    我们俩正无所适从,那个女人拖着一条腿,突然从我们过来的那条路上跌跌撞撞地跑过来。显然,她已经受伤了。
    龙陵警惕地看着她。她则一直冲我们招手,意思是让我们别碰那口棺材。
    我突然意识到,如果那些小棺材里面关着的都是阴兵的话,那现在墓主手里的这个,就可能是阴兵中的大Boss。
    正想着,那个女人已经来到我们跟前:“我们就是着了这玩意儿的道儿,你们千万别碰!”
    话音刚落,我就觉得后背凉凉的,就像是一盆凉水泼在身上一样,紧接着,这感觉就被火辣辣的疼痛所取代。龙陵和那个女人已经开始冒冷汗,我也意识到不大对劲儿,缓缓地回过头,发现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穿着铠甲的阴兵。我回手一摸,后背竟然连皮带肉地被削掉了一大块,现在正淌着血!
    “我靠!”我红了眼,也顾不得什么章法,顺手抄起女尸手里抱着的盒子,就朝砍我的那个阴兵砸了过去。
    盒子穿过阴兵的身体,骨碌碌地滚了好远。盒盖被摔开,从里面滚出一个八宝镶金的玉葫芦。那玉葫芦被摔成两半,里面隐约还有一个肉粉色的东西。我定睛一看,那玩意儿居然是一个还没成型的胎儿!
    如果这个婴孩是墓主女人的孩子,那可真是麻烦了!
    也不知是哪来的阴风,瞬间将长明灯全部吹灭,我们几个顿时陷入黑暗中。
    “往我这边靠。”那个女人突然开口。
    我下意识地朝着那个女人靠过去。
    “我的,孩子呢?”
    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我一个激灵,我赶紧打开强光手电往身后晃。那个女人,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棺材里面的女尸,惨白的脸显得无比狰狞。
    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摸摸索索地抓起那个玉葫芦: “这儿呢,在这儿呢!”
    我从包里摸出一个黑驴蹄子,盘算着它要是敢扑过来,我就砸过去。
    周围静得恐怖,除了那个女尸的尖叫声之外,再无任何声音。我这才发现,龙陵和那个女人都不见了!
    不是真相的真相
    “我去,这什么情况?”我手里死死地抱着那个玉葫芦,卯足劲儿嘁了一嗓子, “龙陵!”
    回应我的仍然是死寂。
    墓主一步一步地逼近我,两只手上的指甲老长。它的手死死地卡住我的脖子,而我,无力反抗。
   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,只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医院了,手上腿上都打着石膏,手里还死死地抱着那个葫芦。
    护士说,我是被救援队搬出来的。山体塌方,发现一座朝代不明的墓葬。我谎称自己是走散了的驴友,正赶上山体塌方,被掩埋进去了。
    出院之后,我的记忆力开始一天不如一天,具体的细节根本记不清楚,就连龙陵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像。我记得有一个女人,却记不起她的名字。
    读过这个故事的各位,你们还记得,那个女人的名字吗?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文章标题:撼龙穴
本文地址:/yc/49270.html
上一篇:盗墓鬼故事之墓工    下一篇:问阴寻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