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,开户送体验金

|今天是:鬼大爷微信公众号:guidayecom,期待大家的关注与订阅!
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恐怖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网络鬼故事 现代鬼故事 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超吓人 女鬼鬼故事 宿舍鬼故事 400个民间鬼故事 999个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医院鬼故事 >

特殊病人

来源:2017开户送体验金官网(www.guidaye.com) 作者:刀锋ww 发表时间:2017-10-21

    对于程敏儿来说,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    四年了,她结束了自己的大学生涯,正式迈向了社会。作为一名护理学院的毕业生,她没有另谋出路,而是毅然地选择了相关工作。
    市郊精神病院,这是她的第一次面试。
    刚开始,一切看起来都还好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情况似乎没那么乐观。
   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投进来,正好映照在两人的身上。程敏儿搓了搓手,将相关的资料递给院长。
    他是个将近花甲的中年人,两鬓已经斑白,但看起来却显得精神矍铄。
    院长接过了她的文档,就像握着千斤巨石一样,反复地摩挲着。这令得她更加紧张了,手心不断地渗出汗水。
    “程敏儿小姐,你毕业于市里最好的护理学院,在四年里拿到了双学位,还有高额的奖学金,而且社会实践,人际方面也很丰富,对吗?”院长扶了扶眼睛,询问道。
    前者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,这些都是简历上的好评,虽然全是事实,但一次性地全被读出来,总会令她有点不好意思。
    “好……”院长微微颔首,然后摩挲着下巴,显得很谨慎,“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医院?”
    程敏儿一愣,显得有些惊讶。她当然明白院长的意思,市郊精神病院,顾名思义,就是一家专门收容和治疗精神病人的医院,一般来说,护士和医生都不愿意过来。
    因为这里到处是疯子,即使管理严格,但难免会出现一些难以想象的情况,对于医护人员来说,还是存在不少危险性。第二,这里的交通状况很不好,位于郊外,就算是开车离开也要一小时以上。
    因此,这也成为大多数人不愿过来的原因。
    但对于程敏儿来说,这都不是问题。她背井离乡来到这里读书,生活条件本来就不好,要不是有奖学金的支持,或许自己早已失去了学位。
    所以她无欲无求,只想尽快找到工作。恰好这边需要请人,她没怎么想就过来了,毕竟现在的社会复杂,找一份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    她想了想,最终还是说出了实话。院长听完之后,会心地笑了,他赞同地点着头。
    “你说得不错,毕竟生活高于一切嘛。在残酷的社会中,我们总是失去了很多选择。”院长看着她,颇有感慨地说道,“我想,现在像你这么诚实的女孩,确实不多见了。”
    “没有,你过奖了。”程敏儿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    “那好,你说说看,对于我们医院有什么了解?”
    程敏儿深吸了一口气,在过来之前,她早已经查看了医院的资料,对于现在的用人单位而言,必要的了解是必须的,所以她早已想好了措辞。
    “精神病院位于南华市的郊外,建于1986年,历史悠久,里面主要提供了精神科,老年病区,救济区等分科,主要用来接待一些精神或心理上有问题的病人,其中主治医生有……”
    程敏儿有条不紊地说着,院长一边听,一边点头,有时候还拿出笔记录着,看起来神色有些凝重。
    “以上这些,就是我对本医院的了解。”几分钟后,她终于说完了。院长随即放下了签字笔,将简历和毕业证还给她。
    “好的,你把这些东西收回去吧。”
    程敏儿心头一凛,战战兢兢地玩问道:“院长……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她看着后者凝重地神色,深知不妥。
    “不,你说得很好,一点也没错。”
    “那为什么……?”程敏儿摊开双手,还想追问道。
    “我想你误会了。”院长莞尔一笑,重新靠着椅子坐下,“我并没有说不聘用你啊。”
    “那……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程敏儿喜出望外,瞪大眼睛询问道,“我成功了?”
    “当然,像你这么优秀,而且年轻有活力的新人,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?”院长摊开双手道。
    “太好了!”程敏儿在心里暗暗叫喜,她原本还以为希望渺茫,没想到竟然那么轻易就成功了,这可是她的第一份工作,意义非凡。
    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现在马上就可以工作。”院长看出她兴奋的心情,适时地抛出了橄榄枝。
    “现在?真的可以吗?”程敏儿有些受宠若惊。
    院长点了点头,认真地看着她:“其实我不妨告诉你吧,咱们医院最近人手的确是很紧缺,你也知道的,一般人都不喜欢应聘这里的工作,加上今年退休的老护士,我们这里的人手已经是几年来最低的了,所以,能得到你这样的新鲜血液,是最好不过的了。”
    “我希望你能尽快考虑好,如果方便的话,留下手机号也可以。”
    “不用了,我随时都准备好。”
    “非常好。”院长由衷地赞赏了一句。
    “那么,我是从最普通的护理工作做起吗?”程敏儿问道。
    “不,我已经有合适的工作安排给你。”院长摇了摇头,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档。
    程敏儿接过来一看,上面记录的是一名病人的资料,男,六十岁,病历上注有轻度精神分裂症,妄想症等。她快速地翻开了一遍,发现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,她不知道院长是什么意思。
    “我想你单独去照顾他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程敏儿有些诧异,一般来说,精神病院的患者很多,一个护士基本要跟着三到五个病人,这种单独照顾的情况她是闻所未闻的,难道这个患者很不好应付吗?
    她抹了把汗。看上去有些紧张。
    “你误会了,他一点也不难照顾。”院长似乎看出了她的忧虑,开始解释道,“其实钱老只是有点特殊而已。”
    “特殊?”
    “没错,他的身份有些特别,请恕我不能直说。”院长做了个封嘴的动作,然后继续说道,“不过你大可放心,他的行为习惯都很正常,除了偶尔会说些胡话,我保证这是一份轻松的工作。”
    “可我只是个实习护士,这么重要的工作,真的合适吗?”
    “你别太紧张。”院长拍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,“其实我说他身份有些特殊,不过是相对而言,既然他住进这里,毕竟还是个精神病人,你只需要当他普通患者来看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 程敏儿点了点头,终于松了口气。
    “这样吧,我看你填的预期工资是三千,那我给你六千一个月,怎么样?”院长看着她说道。
    六千?程敏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原本她已经填高了,没想到竟然还能翻倍,这对于自己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来说,简直是天降馅饼。可是,这种好事真的轮得到她吗?
    程敏儿没有接话,低头有些犹豫。
    “你放心吧,工作绝无问题,只是钱老喜欢年轻一点的护士。”院长解释道。
    他喜欢年轻的护士?难道除了护理之外,还有其他的任务? 院长的话说得瘆人,程敏下意识地拉紧了衣服,显得惴惴不安。
    院长莞尔一笑:“你真是个谨慎的女孩。其实钱老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,他只是有点抑郁,我想让年轻人来照顾他,或许可以帮他解开心结。”
    “老实说,之前负责他的护士也跟你差不多,她做得很好,但最后还是离开了,这很可惜。所以,我很希望你能过来帮忙。”
    院长一边说,一边拿出了护理日记。
    “这是上一任护士留下来的,你可以先了解一下。”
    程敏儿接过日记本,认真地察看了一遍。她发现工作并没有什么特别,几乎都是自己在学校练习过的那几样,除了单独照料之外,的确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 她松了口气,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的胆小。
    “院长,我没问题了。”
    “很好。”院长满意地点着头,“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先签一份合同,在这之前,我必须还要提醒你,由于钱老的特殊性,这份工作需要保密,所以还要签一份保密合同。”
    院长说着又拿出了一叠文档:“你先看一下,没问题的话签个字。”
    程敏儿简略地看了一下,和一般的劳动合同没什么区别,除了条款里有保密选项之外,一切都挺正常。
    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,就是违约金的部分。不知为何,保密合同的违约金很高,比一般合同高得多。联想到钱老的特殊性,她也释怀了。
    大概是为了防止泄露吧,程敏儿这样想着,还是麻利地签下了名字。毕竟现在世道艰难,想要找一份工作不容易,只要自己遵守的规定的话,那一切都不成问题了。
    她暗暗点头,将合同还给院长。后者满意地放回到抽屉,然后拿起话筒拨打了前台的电话。
    不一会儿,房门被推开了,护士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。
    “你先带她到处熟悉一下吧。”院长下了命令,护士长唯唯诺诺地应着,而后领着程敏儿出去。
    两人走在长廊里,护士长在前面带头,随便介绍医院的基本情况。
    “咱们这里不算很大,其中东边是门诊部和住院区,西边则是职工宿舍和饭堂,后面还有活动中心,其实也没什么,你生活一段时间就熟了……”
    护士长是个三四十岁的女人,保养得不是很好,脸上已经长了不少雀斑,看上去给人一种刻板的感觉。她说话很快,丝毫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,程敏儿没有办法,只能一个劲地点头。
    “对了,这边是行政部,一般你不需要过来,住院区就在对面,沿着走廊一直过去就是了。”
    程敏儿顺着她的指向望过去,只见两栋楼之间连着一条长廊,也许是为了方便医生,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方式。
    “住院处一般分为三个,第一区是轻度精神病人,后面的依次是中度和严重,其中第三区的病人最为危险,他们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,所以我们有专人看护,你也不需要过去。”
    说话间,两人已经穿过了走廊。这里的病房是独立设计的,每一间都只住一人,也是为了防止他们起冲突吧。程敏儿这样想着,然后好奇地四处张望。
    只见走廊站着不少病人,虽然名字听上去不好,但实际上他们很安静,大部分人都在看书或者散步,有一些稍微奇怪点的,也就对着墙壁自言自语,或者在做怪动作。
    程敏儿对这些早有了解,所以是见怪不怪。
    “这些人都是轻度患者,他们大多数是抑郁症,没有什么危害性,所以行动比较自由。”护士长在前面开路,顺便解释道。程敏儿认真地听着,必要时甚至记在本子里。
    又走了一段路,这里的病房明显跟刚才的不同,几乎上了铁门,而且窗口也改造过了,是栅栏形的,看起来十分压抑。
    程敏儿注意到,这里的病人都被铁链拴着,他们看起来披头散发的,与之前的患者大相径庭。她咽了口唾沫,估计到了中度患者的区域。
    “如你所见,这里的人都需要限制行动,他们大多有情绪病,性情很不稳定。”
    程敏儿听着护士长的话,一边连连点头。忽然,她发现一间病房里空空如也,好像没有人。于是她好奇地凑了过去。
    刚靠近窗口的时候,一张布满肉瘤的脸遽然出现,对着她哇地大叫道。
    程敏儿吓得尖叫起来,脚步一踉跄,整个人跌倒在走廊上。
    “你没事吧?”护士长见势不对,马上过来扶起她。
    “没……没事……”程敏儿摇了摇头,故作镇定地说道,但苍白的脸色依旧掩不住她的惊恐。
    她完全没想到,那人竟然会躲在门后。他那张脸实在太吓人,就像小说里的怪物一样。程敏儿捂住了胸口,好不容易才回来神来。
    在离开的时候,她好奇地回头,那个人还在对着她怪叫,不时还拍着铁门。程敏儿不敢逗留,只好迅速追上去。
    “这些都是小儿科,你做久了就适应了。”后者瞥了她一眼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    只有你才会这么说。程敏儿在心里暗暗说道,她只想做个普通的护士,如果要面对这么可怕的病人,宁愿杀了她算了。
    还好,护士长没有带她到更可怕的第三区,几人随便绕了几圈后,很快便离开了住院部。
    “对了,钱老住在哪里呢?”又走了一会,程敏儿好奇地询问道。
    “他住在特殊病房,就在不远处,我们也快到了。”她刚说完,一辆医用推车从右边出来,贴着两人过去。程敏儿这才发现,在走廊的另一边竟然还有一处暗房,门上有识别器,看起来十分安全。
    只见护士长拿出证件,对着识别器按下去。嘀的一声,房门打开了,她回过身招呼程敏儿。
    “来了来了。”后者连忙收起笔记,忐忑不安地走了进去。
    与她的想象不同,钱老是个精神矍铄的人,他的身形挺拔,腰杆笔直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六十岁的老人。此时,他正在床上看书,神情十分专注。
    看见两人进来,他抬起头,礼貌地打了个招呼。
    “钱老,今天精神也不错嘛。”护士长走上前,熟练地为他换掉输液袋,然后在病历上划上一钩。
    “托你的福,最近状态不错,差一点就看完这本名著了。”
    程敏儿望了过去,发现他手里拿的不是一般的书,而是一本极厚的中医概述,她曾经在大学图书馆里看过,里面好像是文言文,要读懂很不简单。
    难道钱老文化这么高吗?她有些诧异,对于这位清癯的病人越发好奇了。
    “钱老,这位是新来的护理,叫做程敏儿,你以后的生活主要靠她了。”护士长完成必要的任务后,热情地介绍了她。

    “钱老你好,我是刚毕业的护理,如果你生活上有什么问题,随时可以叫我。”程敏儿适时地上前打了个招呼。
    “很好听的名字,相信你的能力一定和名字很匹配。”钱老向她点了点头,露出礼貌的微笑。
    接下来,护士长向她介绍了一些必要的工作内容,比如为他翻身,擦背,还有大小便和喂药的问题。这些东西她都在学校里实习过了,所以根本不成问题,程敏儿很快便掌握了。
    她发现这里虽然是特殊病房,但里面的配置却很好,电视机,空调,甚至还有宽阔的阳台,所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,不像是医院,反倒有点酒店的感觉。
    钱老看起来一切都好,除了身体被固定住之外。程敏儿发现病床是改造过的,它限制了钱老的活动范围,至少下本身是动不了了,而双手能动,但也只局限于做一些小事,比如拿书和握手。
    整个上午,她都处在无聊的情绪中。
    护士长交代外一切后,匆匆忙忙地离开了,只说了句好好做,有什么事过去叫她。而钱老则与一般的病人不同,他没有说话,只是专注地看书,甚至连活动也很少。
    程敏儿不敢去打扰他,所以整个早上只能呆坐着,与手机作伴。
    到了中午的时候,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。程敏儿走上去开门,进来的是一位中年妇女,她推着餐车,笑容可掬地向她打着招呼。
    “你就是新来的护士吧?”
    “是的,我想你一定就是负责钱老饮食的李姨吧,我已经听护士长介绍过了,果然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士。”程敏儿礼貌地回应道。
    “你过奖了。”李姨笑得合不拢嘴,“我想你吃过我的饭菜后,一定会有更深的感受。”
    “是吗?那我可真有点迫不及待了。”程敏儿一边帮她拿食物,一边恭维道。
    看见李姨进来后,钱老放下了书本,同样是礼貌地打了个招呼,看得出来,两人应该挺熟的,程敏儿偷偷地想着。
    “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你了,是有点累,但护士这行嘛,也是没有办的法。”李姨瞥了一眼钱老,程敏儿马上心领神会,没错,他手是被限制的,所以喂食也要由自己负责。
    “李姨,这不算什么,比这更艰苦的事情我都做多了。”程敏儿拍了拍胸口,回答道。
    “那好,你真是个好女孩。钱老的食物就在里面了,当然还包括你的,吃完之后不用洗,只需要放回到盘子里就可以,晚上的时候我会来收。”李姨嘱咐完之后,推着餐车离开了。
    程敏儿重新关上门,然后来到钱老床边。
    “钱老,你应该饿了吧,现在就让我喂你怎么样?”
    “噢,你不要这样的。”钱老忽然摇了摇头。
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 “我说,你不需要先喂了我。”钱老缓慢地说道,“你知道的,我现在这样子,吃饭的速度非常慢,我不想饿坏了你。”
    这番话倒是令她有点感动,没想到钱老竟然还会换位思考,这完全不像精神病人嘛。程敏儿摇了摇头,坚持己见。
    “您放心吧,我还没有饿。”
    钱老没有办法,只能由着她的话去做。或许是年老的缘故吧,这顿饭的确吃了很久,差不多一点半的时候,程敏儿才收拾好餐具,将小桌子擦好。
    实话说,她早已经饿扁了,但碍于钱老的关系,也只好尽力忍着。
    终于可以吃饭了。她在心里欢呼了一万遍,三两下便消灭了一碗饭,李姨的厨艺的确不错,她这一顿吃得很香。
    远处,钱老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,也不禁暗暗发笑。
    下午依旧是漫长的时光,程敏儿深切地感受到无聊的定义,虽然工资很高,但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过久了,恐怕也会更加颓废吧。
    她不时留意着钱老,后者还是那副认真的样子,就像小蛀虫一样,不把书本啃完誓不罢休。她没有办法,只能再次修起了指甲。
    看来院长的提醒也不怎么对,至少到现在为止,她没有发现钱老的不妥,至于胡话更是无稽之谈,他压根就不喜欢说话,与其说是病人,还不如说是学者更贴切。
    到了下午3点的时候,房门再次敲响了。
    程敏儿迫不及待打开了门,不管是谁,现在只要有人进来说两句,哪怕是无聊的废话也好。
    “hi,你一定是新来的护士吧,他们果然没说错,真是个漂亮的女生。”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他看起来很年轻,估计也是刚毕业没多久的。
    “你是……?”程敏儿疑惑地看着他。
    “哈哈,差点忘了自我介绍。我是钱老的主治医生,霍晓杰,你可以叫我的名字,或是杰哥,霍医生,什么都可以。”他眨了眨眼睛,调皮地笑着。
    “霍医生,你还真是幽默。”程敏儿也忍不住笑了。
    “与你的美丽相比,还差得远呢。”他走到了钱老的床边,后者配合地拉开了衣服,听诊,量血压,测脉,他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检查。不多时,霍医生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钱老,身体状况还不错,暂时不用加药了。”
    “对了,我想问一下,钱老的病很严重吗?怎么一整天都在打点滴?”程敏儿好奇地问道。
    “其实也不算,只是血液有些粘稠,估计也就打个几天。”霍医生写完了医疗记录,狡黠地看着她,“怎么样,今天过过得还好吗?”
    程敏儿不知道他的意思,只好唯唯诺诺地点头。
    “我是想说,他这里有点问题,不要跟他多说话,如果确实无聊的话,当做笑话就可以了。”霍医生指了指脑袋,提醒道。
    程敏儿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但她还是觉得有点不对,虽然病例上说他有妄想症,但经过一天的相处,她却没有发现类似的症状,钱老一切都很正常,难道……这只是间歇性的吗?
    在她思考的时候,霍医生做了个再见的手势,之后便离开了房间。
    她无奈地卡看了眼手表,3点15分,现在离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,她只好又拿起了手机,忍受这种枯槁的静坐。
    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很久,到了4点多的时候,钱老终于放下了书本,长长地出了口气。
    “终于看完了?”程敏儿好奇地问道。
    “嗯。”钱老点头道,他指了指桌上的杯子,“你能给我倒一杯水吗?”
    “好的。”程敏儿领命而去,当杯子回到钱老的手中,他一饮而尽。
    “钱老,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程敏儿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问道。
    “问吧。”
    “你以前是做什么的?”
    钱老皱了皱眉头,似乎有点惊讶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?”
    “因为……”程敏儿欲言又止,“你喜欢看书,而且是那种很深奥的中医经典,所以,我觉得你一点也不像病人,反而……反而像一名学者……”
    钱老忽然看着她笑了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,你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。”
    “啊”程敏儿有些不解。
    “其实以前照顾过我的女孩,她们压根没有这么想,在她们的眼中,我只是一个疯老头,只会研究一些奇怪的书籍。”
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,一直以来都没人相信你吗?”
    “是的,让我想想……”钱老扳起手指头,“从住院以来,大概都有一百多个女孩来过了,可惜,她们都做不长。”
    一百多个?程敏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根据医疗报告,钱老住院才五年,就算是一个月换一个,恐怕也没有这么多。她咂了咂嘴,这才感受到他的不正常。
    “那么她们为什么会离开呢?”
    “天知道,大概因为无聊吧,或许她们摄于我的威严也说不定。”钱老耸了耸肩,“忘了告诉你,我以前是这里的院长。”
    “院长?你曾经是这里的院长?”程敏儿使劲眨着眼睛。
    “对啊,她们刚知道的时候,也是和你一样的眼神,不过这是事实,无可否认。”钱老的神态一点也不像说谎,但程敏儿却愣住了,看来院长和霍医生的话不无道理,钱老真的疯得不轻,也许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,所以才有这样的妄想。回想起来,他也是个可怜的人。
    程敏儿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 “怎么了,你不相信我?”
    “呃,我没有……”她不自在地回答道。
    “我可以告诉你这里的事情。”钱老开始介绍医院的情况,他说得很详细,跟护士长的介绍大同小异,而且还有些涉及到医院的秘密,比如说档案室,还有医学实验室的位置。
    程敏儿听得入神了,他当然不知道是否杜撰的,但至少可以看出钱老思维敏捷,条理清晰,这与他刚才的胡话又截然不同了,他实在是个奇怪的人。
    程敏儿当然没有当真,但能够说说话,至少也比之前有趣的多。正当两人聊得起劲时,时间已经来到了5点半。
    护士长打开了房门,谨慎地察看了一遍,确认没事之后,很快便让她下班了。
    合同里有写明,她只需要负责到5点,之后的护理工作就不归她管了。程敏儿收拾好东西,匆匆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
文章标题:特殊病人
本文地址:/yy/49359.html
上一篇:给小鬼治病    下一篇:返回列表